文/王映茹(《極度專注力:打造高績效的聰明工作法》編輯) 在電腦、手機不離身的現在,分心已經是現代人的通病。不過,分心真的不是我們的錯,打從人類老祖宗開始,我們為了生存,必須對所處環境抱持警覺。不過,現在我們已經不用時時警惕周遭威脅,這項習性卻留了下來。 完整文章
本篇介紹大腦放空,以及把注意力導向內心的功效。 是的,你沒聽錯。「極度專注力」鼓勵你擺脫大腦放空的狀態,現在卻要說明這種放空狀態的優點。大腦神遊之所以令人詬病,確實有一些道理。我們有意專注做事時,作白日夢可能會破壞生產力。但是,如果我們的意圖是解決問題、創意思考、腦力激盪新構想或養精蓄銳,作白日夢其實是一股很強的助力。就提升創意來說,找不到比放任大腦神遊更特別的方法了。 完整文章
文/奧立佛.薩克斯;譯/孫秀惠 皮博士是傑出的音樂家,也是深具知名度的演唱家。他任教於一所音樂學校,就在他和學生相處的過程中,某種怪異的現象開始出現。有時某個學生來到他面前,皮博士卻認不出他是誰;說得精準一點,是無法辨認他的臉。但只要學生一開口,他卻可從聲音認出對方來。類似的小狀況可說層出不窮,讓人既尷尬又困惑,也同時讓人害怕,有時更成了笑鬧劇。 完整文章
文/泰莉.艾普特;譯/謝維玲、林淑鈴 「自尊」是一種讓我們抬頭挺胸面對他人的感覺,人們常用自豪或自重來稱呼它。我們每個人都重視自尊以及他人的肯定或讚美,同樣地,我們每個人都不想被他人「輕蔑對待」——布瑞南和佩迪特用這個詞來描述不尊重他人的行為,包括漠視、指責與嘲笑。 完整文章
文/李忠憲;譯/宋佩芬 大腦對「負面信號」要比「正面信號」更加敏感。 這是生存演化機制造成的,會忽略危險、威脅等負面信號的人類在進化過程中已遭到淘汰,現在的我們是能敏捷應對危險並成功留下後代的人類後裔。所以,就算是微小的危險信號,我們大腦都會響起警報。因此我們對於別人的批評、攻擊都相當敏感,進化到不再只是保護自己,而是擺出尖銳的羽翼、試圖報復回去。 完整文章
文/謝伯讓 關於自由意志的討論很多。從科學的角度來看,有許多論證、現象以及實驗結果,似乎都支持「人沒有自由意志」。 (見參考文章1,2,3,4) 今天要和大家討論的,不是人到底有沒有自由意志,而是要直接假設「人沒有自由意志」,然後探討可能會產生的後續問題。而這其中最容易想到的一個問題就是: 如果沒有自由意志,那還需要法律和懲罰嗎?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