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獨步文化編輯部 夢枕老師是一個開坑王。 寫作快,量又多,數百本冊數,數十種作品,單單一部《大江戶恐龍傳》稿紙量堆起來就到老師的身高高度。但他不全然是一個填坑王,偶爾可以在老師出新書時,在評論欄見到讀者「拜託把○○○完結!」或「請問○○○後續在哪裡(淚)」的悲鳴,如同見到《冰與火之歌》的讀者。 完整文章
文/夢枕獏 有一位名叫遊齋,有點奇特的人物,住在江戶某間長屋內。 他的家中放滿了各式奇異物品。舉凡地球儀、望遠鏡、獨角獸骨、快壞的人偶、靜電機、可疑的卷軸、莫名其妙的石頭或小東西。出入這裡的,都是怪異人士。附近的小孩們也很親近遊齋。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某個角度來說,「推理」是從具有恐怖懸疑、超自然意味的故事裡變化出來的──愛倫坡創作〈莫格街凶殺案〉的原因之一,就在於讓一個以恐怖場景開啟的事作,以符合現實邏輯的方式解決。但推理文類興盛發展之後,極力摒棄超自然元素,得到百年之後,才有較多創作者將超自然元素置入其中,這情況自然有其因由。 完整文章
文/室生犀星;譯/侯詠馨 天狗 (一) 城外的市鎮為古老的樹林環繞,每逢傍晚時刻,天色昏黃之際,奴僕、侍女、守更人等,經常遭人砍傷膝蓋。他們先是覺得好像被小石子般的物體絆住,接著新月型的刀傷便在潔白的小腿上,淌下紅色的血液。人們總說那一定是鐮鼬幹的好事,然而,不管是哪一戶人家,都把綽號鎌鼬的赤星重右之名掛在嘴邊。 完整文章
文/宮澤賢治;譯/侯詠馨 座敷童子的故事 這是我們故鄉那邊的座敷童子故事。 天色明亮的白天,大家上山工作,兩個小孩在院子裡玩耍。偌大的屋子裡,連一個人都沒有,寂靜無聲。 可是,家裡的某個房間,傳來沙沙沙的掃帚聲。 兩個孩子緊緊摟著對方的肩膀,悄悄去一探究竟,可是,不管是哪間房間,都不見人影,刀劍櫃也悄然無聲,籬笆旁的扁柏,看來更加青綠,到處都不見人影。 他們聽見沙沙沙的掃帚聲。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