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室生犀星;譯/侯詠馨 天狗 (一) 城外的市鎮為古老的樹林環繞,每逢傍晚時刻,天色昏黃之際,奴僕、侍女、守更人等,經常遭人砍傷膝蓋。他們先是覺得好像被小石子般的物體絆住,接著新月型的刀傷便在潔白的小腿上,淌下紅色的血液。人們總說那一定是鐮鼬幹的好事,然而,不管是哪一戶人家,都把綽號鎌鼬的赤星重右之名掛在嘴邊。 完整文章
文/宮澤賢治;譯/侯詠馨 座敷童子的故事 這是我們故鄉那邊的座敷童子故事。 天色明亮的白天,大家上山工作,兩個小孩在院子裡玩耍。偌大的屋子裡,連一個人都沒有,寂靜無聲。 可是,家裡的某個房間,傳來沙沙沙的掃帚聲。 兩個孩子緊緊摟著對方的肩膀,悄悄去一探究竟,可是,不管是哪間房間,都不見人影,刀劍櫃也悄然無聲,籬笆旁的扁柏,看來更加青綠,到處都不見人影。 他們聽見沙沙沙的掃帚聲。 完整文章
文/柳田國男;譯/侯詠馨 治咳婆婆 我想祂以前的容貌應該十分安詳吧。如果不是這樣,應該不會特地從地獄來到人間,這麼親切地關心著活在人世的小孩。如今,三途河的老婆婆依然露出可怕的表情,是孩子們的好朋友。 過去,東京也有許多稀奇的傳說。我們來聊聊跟大家比較有關的故事吧。 完整文章
連不讀日本推理的讀者,都可能聽過宮部美幸的經典大作《模倣犯》,但不讀宮部美幸,就很難體會她的故事為什麼會那麼有魅力。如果覺得《模倣犯》厚厚兩大本像殺人凶器實在很難處理,那可以從單冊的、薄一點的、設定絕對讓你很有熟悉感受又有電子版的「杉村三郎」系列開始! 完整文章
文/熊一蘋;人物攝影/汪正翔 「這個團體很難介紹。」 「太難介紹了!」 臺北地方異聞工作室,這個簡稱「北地異」的團體派出的兩位受訪者代表,瀟湘神和NL一搭一唱地說,另一位代表長安則在日本同步連線,因為網速不足而有點跟不上超高速的談話節奏。 「之前有在外面說過我們是文史工作者,不過感覺還是怪怪的。」 「我會用社區營造的概念來解釋,但只是比喻而已,因為我們做的也不是社區營造。」 完整文章
文/陳冠良 閱讀故事的場景建構,若必須視覺經驗的支援,那麼邱常婷的《怪物之鄉》便完全可以架基於日本大師宮崎駿的動畫作品之上。至少這是我逐行逐字間所經驗的。邱常婷以仿童話的幻想之姿,龐複羅織著土地的興衰,人世的懵懂,乃至於兩者剪不斷理還亂的糾葛。 完整文章
文/楊勝博 本文與【故事‧說書】合作刊載 如果說到妖怪你會想到什麼?當紅的動畫《妖怪手錶》?還是妖怪漫畫《夏目友人帳》?中國神話裡的西王母、精衛鳥?日本傳說中的天狗、姑獲鳥?但是如果說到臺灣的妖怪,你想到的又會是什麼?也許,就不會這麼快想到答案了。 正當你感到困窘的時候,隨手翻開《唯妖論:臺灣神怪本事》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