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艾彼 照顧你的是我,為什麼你總是想著他? 安如的哥哥在新加坡工作,全家都已移民至新加坡約有五、六年的時間,只剩下安如這個弟弟留在台灣老家。他們的父母年輕時沒有夫妻之間也要溝通的觀念,也不了解家庭會隨著時間而改變,沒有在家庭出現變化的第一時間做出反應與調整,反而經常因為害怕爭執而逃避溝通,夫妻關係逐漸不睦。 完整文章
亞洲的家庭觀念比歐美濃厚,在台灣,從幫忙做家事、照顧父母,到選擇父母期待的學業、事業和伴侶,我們很容易同意小孩對父母負有各種責任。 然而,這些責任有恰當的基礎嗎?若僅僅依靠「他是你父母」這個事實,能推論出多少責任和義務?瑞士哲學家布萊許(Barbara Bleisch)在《為什麼我們不欠父母?》這本書裡,致力於思考這些傷感情的問題。 完整文章
文/周慕姿 「從小到大,我一直很努力爭取我爸、我媽的讚美。我爸媽對我的要求很高,但從來不稱讚我。外人看來,他們學經歷高、薪水高,而且待人和善,都覺得我有這樣的爸媽,實在是太幸福了。但實際上,當我做不到他們的要求時,他們會對我說很難聽的話、罵我很蠢;然後,帶我出門時,又好像我們的感情很好,父慈子孝,讓我覺得非常困惑。 完整文章
文/宋晶宜 窩心 雖然每個孩子長大後,都不喜歡父母在他們的朋友聚會中出現,因為他們自認是大人,絕不想讓人感覺他們是還未斷奶的媽寶。 因此,我們總用盡心思,把自己的角色改變一下。例如在他們中學開始,我們無論在台灣,還是在美國,都會在年節準備食物,要他們邀請好朋友來家裡玩。我總在廚房切切煮煮,先生則爬上爬下妝點耶誕樹,或是準備小小紅包和幸運餅乾。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