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舉手】以「關懷」之名偽裝的偏見與暴力,《流浪的月》

文/寓言家 孤單的靈魂會互相吸引,當彼此互相取暖、倚靠,他人又憑什麼指指點點? 故事的起因來自於「女童家內更紗誘拐案」。這件案件在當時轟動日本,新聞媒體不斷報導,有人說曾看見有人在公園裡面鬼鬼祟祟,似乎早已預謀要誘拐女童了。果然,家內更紗很快地在長相不斷暴露於媒體前的情況下被找到了。但這個案件告一段…

【讀者舉手】毋需刻意為之,就在生活當中──閱讀與讀書會

文/寓言家 ※原載於【Facebook】,經作者同意轉載 「我每次跟朋友說我在看哪一本書,都會被句點!」這是在各個讀書會中,最常聽見的一句話。 現在社會中,因為社群平台的興起、資訊量的爆炸,閱讀標題、懶人包成為大多數人的習慣,畢竟資訊量太多,我們的時間卻有限。進而願意從頭到尾讀完一本書,居然已經變成…

我們都不完美,也不須完美,正因我們都脆弱,所以需要彼此

文/蘇絢慧 當每個人只關注自己時,這便是孤寂世代的來臨。 就算身邊有人,也對我們失去意義,既不想了解,也不想連結,每個人所謂的世界,就只是活在自己的世界而已。這樣的世界,只是成了一座座不相干的孤島,雖然是群體生物,也不再感受到和群體的關連和相處的價値。 沒有人可以一直是強者 有沒有人一生可以自始至終…

裝忙、瞎忙、在社群流連忘返,可能因為你已經不堪負荷⋯⋯

文/蘇絢慧 自動化放空,感受不到自己 通常這樣的時刻,很多人為了逃避孤寂感,會讓自己窮忙瞎忙或裝忙,參加很多活動或課程,或不斷上社群平台收發訊息,但這都屬於淺層社交,無法建立實質社會關係與親密感。就算現代人有網路通訊的方式,好像讓彼此連結更快速更緊密,但文不對題、話不投機、片面誤解訊息等等狀況,往往…

從你身上學會抱貓的方式

文/謝凱特 有一種海是這樣的:沒有遊客,也沒有釣客,偶爾幾艘船在遠遠的地方跟你打招呼,露個臉,又遠遠地離去。 有一種車是這樣的:一坐進去,發現沒有幾個人,司機和你安安靜靜的,開著時光之車,像乘一艘小船,在沒有盡頭和風浪的陸地航行。 有一種屋頂是這樣的:水泥空曠,一橫欄杆,屋頂只有像一小塊樂高積木放在…

「當你做的事情讓你回歸自我時,那就是獨處的感覺」

文/雪莉.特克;譯/洪慧芳 獨處不見得缺乏活動力。當你做的事情讓你回歸自我時,那就是獨處的感覺。作家蘇珊.坎恩(Susan Cain)以令人信服的觀點主張:獨處對內向者來說非常重要[1],而且在我們之中,內向者的比例不少。路易CK則以充滿詩意的方式支持更廣義的論點。獨處對每個人都很重要,即使是最外向…

那些關於絕交的事

文/盛浩偉 對小時候的我來說,「朋友」和「絕交」兩個詞幾乎是一體兩面的。 或許要從國小開始說起。剛升上三年級不久,班上逐漸流行起了莫名的遊戲:一個人跑到另個人面前,舉起雙手食指相對,說:「我要和你絕交喔。」接著會有兩種情況。一種是被絕交的人裝作難過示弱,哀求著「拜託不要」;另一種是不甘示弱,馬上也將…

喪偶之後,憂鬱是怎樣來的?

文/主婦之友社 外子因癌症而猝逝。失落感已經夠強烈了,又被婆家親戚無情的話逼得陷入憂鬱狀態。    山本和子(假名)65歲 喪夫5年 當夜守靈時,一句無情的話使我備感壓力而換氣過度先夫六十三歲時,在重新任職的公司健康檢查中發現罹患胃癌,半年後就溘然長逝。那是五年前的事情。兒子在先夫過世的前一星期返國…

【果子離群索書】「讓我像個男人一樣吧!」

⭕男人 約卅年前,有部迷你影集《刺鳥》,很受歡迎,飾演神父的男主角李察‧張伯倫,曾經演過柴可夫斯基,性格又有魅力。 刺鳥是傳說之鳥,一生只唱一次歌,一生都在找尋一棵樹,一棵荊棘之樹。找到之後,身體就刺入樹上最長最尖的荊棘,然後唱出天籟般的歌聲。之後死去。 一生的愛情,真正刻骨銘心的愛情,也許只有一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