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寓言家 ※原載於【Facebook】,經作者同意轉載 「我每次跟朋友說我在看哪一本書,都會被句點!」這是在各個讀書會中,最常聽見的一句話。 現在社會中,因為社群平台的興起、資訊量的爆炸,閱讀標題、懶人包成為大多數人的習慣,畢竟資訊量太多,我們的時間卻有限。進而願意從頭到尾讀完一本書,居然已經變成一種孤單的心事。 完整文章
文/蘇絢慧 當每個人只關注自己時,這便是孤寂世代的來臨。 就算身邊有人,也對我們失去意義,既不想了解,也不想連結,每個人所謂的世界,就只是活在自己的世界而已。這樣的世界,只是成了一座座不相干的孤島,雖然是群體生物,也不再感受到和群體的關連和相處的價値。 沒有人可以一直是強者 完整文章
文/蘇絢慧 自動化放空,感受不到自己 通常這樣的時刻,很多人為了逃避孤寂感,會讓自己窮忙瞎忙或裝忙,參加很多活動或課程,或不斷上社群平台收發訊息,但這都屬於淺層社交,無法建立實質社會關係與親密感。就算現代人有網路通訊的方式,好像讓彼此連結更快速更緊密,但文不對題、話不投機、片面誤解訊息等等狀況,往往都是更加惡化人際疏離的問題。 完整文章
文/謝凱特 有一種海是這樣的:沒有遊客,也沒有釣客,偶爾幾艘船在遠遠的地方跟你打招呼,露個臉,又遠遠地離去。 有一種車是這樣的:一坐進去,發現沒有幾個人,司機和你安安靜靜的,開著時光之車,像乘一艘小船,在沒有盡頭和風浪的陸地航行。 完整文章
文/盛浩偉 對小時候的我來說,「朋友」和「絕交」兩個詞幾乎是一體兩面的。 或許要從國小開始說起。剛升上三年級不久,班上逐漸流行起了莫名的遊戲:一個人跑到另個人面前,舉起雙手食指相對,說:「我要和你絕交喔。」接著會有兩種情況。一種是被絕交的人裝作難過示弱,哀求著「拜託不要」;另一種是不甘示弱,馬上也將食指相對,「誰怕誰,絕交就絕交啊!」然後便會開始嬉笑打罵,鬧成一團。 完整文章
⭕男人 約卅年前,有部迷你影集《刺鳥》,很受歡迎,飾演神父的男主角李察‧張伯倫,曾經演過柴可夫斯基,性格又有魅力。 刺鳥是傳說之鳥,一生只唱一次歌,一生都在找尋一棵樹,一棵荊棘之樹。找到之後,身體就刺入樹上最長最尖的荊棘,然後唱出天籟般的歌聲。之後死去。 完整文章
文/小食曼 剛好昨天晚上我在家裡看電視時,轉到《SS小燕之夜》,發現當集主題是〈看不出來 你是外景主持人!?〉,我的眼睛就這樣駐足了⋯⋯雖然這集的主題本來就滿吸引我的,但其實真正讓我停止轉台的主要原因在於,郭靜竟然是來賓之一?!完整文章
文/莎莉顏 嘿,你回來啦? 我看到了, 因為心 燒了起來 熊熊的, 差點就要燒上眉心。 很不巧 我在上班途中 不能招待你。 你要不要去 非洲大草原旅行? 回來之前 捎張明信片。 你有禮貌一點 世界會和平一些。 喔,忘了寫標題: 「致孤單」。 《詩人也是平凡人》 from Readmoo電子書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Peter Heilmann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