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落體情況下,亞里斯多德相信,越重的東西掉越快;」台上的講師說:「覺得亞里斯多德的說法是錯的的人,請舉手。」 如果有很多人舉手,代表他們對自由落體的理解都跟得上時代,而且講師的課堂經營很不錯,讓大家能安心發表反對意見。如果沒什麼人舉手,代表講師當初或許應該改成這樣問: 「覺得亞里斯多德的想法不太對的人,請舉手。」 完整文章
有些人覺得討論定義很麻煩,有些人覺得「定義就是人定的,沒標準答案,見仁見智」。這兩種想法在一些地方都會遇上麻煩,因為你總是會碰到必須決定定義才能繼續下去的時候,而在這些時候,定義並不總是怎麼定都行。 以下,我整理人必須做定義的三種情況。讓我們從最簡單的一種開始。 你這是什麼意思? 完整文章
文/盧建彰 許多時候,你需要表達自己的想法,但表達有力道差異,更有效果差異。有時我們會詞窮,但更多時候即使你講了一堆,對方卻沒抓到重點。你沒有留下深刻印象,甚至覺得自己白費工夫,或者,你氣對方不專心聽,不把你當回事。你氣,世界不在意你的觀點。 問題會不會出在我們這邊? 完整文章
或許並非總是這樣,但在我看來,哲學討論的特色之一,在於哲學家對於概念定義的執著,這些執著有時候會引起別人不耐煩,例如: 「我們怎麼知道昨天的我和今天的我是同一個人?」 「這什麼鬼問題?同一個身體就是同一個人啊!」 「那如果昨天午夜時我的記憶和阿福互換,那今天我身體裡的是阿福還是我?」 「這種事情怎麼會發生!」 對哲學家來說,如果要了解「同一個人」(又稱「人格同一性」、「personal 完整文章
哲學家花費許多時間企圖找出各種概念的定義。如果你有注意到的話,那些典型的哲學問題,都是關於抽象概念的定義: 什麼是「正義」? 什麼是「心靈」? 什麼是「存在」? 值得注意的是,同樣格式的問題,若把主角換成具體的東西,就會看起來好像比較好回答,但其實不然。例如: 什麼是「蜥蜴」? 完整文章
記得第一次遇見陳夏民,是在……欸,我忘了。感覺這種文章就是要這樣開頭,但是我記性太差了,對不起啊陳夏民! 陳夏民是逗點文創結社的總編,逗點目前開了三年,主打詩集,也做其他有趣的書,例如我前陣子寫過書評的《有沒有 XXX 完整文章
文/王鵬翔(中研院法律所助研究員)本文獲原作者同意轉載,原文請見「哲學哲學雞蛋糕」 朱家安的《哲學哲學雞蛋糕》中,有這樣一句話(151): 「大熊:念哲學真的超沒前景的啊,如果當初考得上法律系,我打死也不會填哲學!」 我想回應大熊的是: 第一、「如果你當初考上法律系,最後你還是會碰到哲學問題。」(關於這個條件句的哲學問題,請見「自我矛盾的預言」和「宿命論 vs.決定論」)。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