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我說說你的悲傷,我也會和你說我的

文/崔芝淑、金瑞玄;譯/陳聖薇  一直以來,當我發現某種工作還不錯時,都會馬上跟孩子們說,這個工作不錯。舉例來說,和孩子一起去看電影,發現劇情很棒時,我會說「你們也有寫劇本的天分,可以試著寫看看」;看見設計得不錯的海報時,會鼓勵說「你們也可以往平面設計的領域發展」;或是略微試探地說「只要日…

出櫃不是闖關遊戲:孩子出櫃的同時,也標誌著父母的入櫃

文/江昇;人物攝影/增田捺冶 初見謝凱特時,溫州街細雨撲簌,巷口的另一端,遠遠能見他高瘦的身姿。轉進咖啡店,見他細心而輕巧地撫平傘面,一片片整齊折疊,令人想起他的寫作,溫柔內斂,熨貼著故事中的寸寸皺摺。 情感債務與大人的傷口 在鏡文學的作者介紹中,謝凱特將自己的寫作描述為一個「還債」的過程:「還父母…

我們每天都在變老,為什麼還會怕老?

文/黃揚名 我該怕老嗎? 「我該怕老嗎?」要回答這個問題,我們要回顧一下「害怕」的定義:所謂害怕,是當我們偵測到一個可能帶來傷害、負面影響的事物時,個體會採取的反應。所以當我們認為老不會帶來傷害、不會帶來負面影響的時候,就沒有必要害怕了。雖然要說老不會帶來任何傷害,或是不會帶來負面影響並不容易,但是…

兒女只是藉由你們而來,不是因你們而來

文/南琦 小孩:「我昨天做了一個夢,夢到我把你殺了耶。」 媽媽:「喔,那我後來有死掉嗎?」 當小孩出門只和她老爸 kiss-bye、忘了老媽時,我都會故意說,「哼,妳只愛把拔不愛我,我不理妳了。」小孩就會大聲抗議:「我──哪──有──。」然後飛奔過來給我雙倍的 kiss。這種幼稚的考驗遊戲我們都很樂…

【北川舞的創作幕後】愛可以按照自己要的樣子來剪裁?《且愛且恨且存在》的創作歷程

文/北川舞 《且愛且恨且存在》是一部探討親情、愛情與人性的長篇作品,裡頭的篇章是由一群在親情中掙扎的孩子們所激盪出的故事,每一段文字皆訴說著自己與父母間的愛恨糾葛,每一個情節衝擊的都是世代間的感觀差異。或許,每個人的心中都有個結,一份因為想要全部佔有而結下的沉重包袱,繫在那袋子裡的東西可能是偏心、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