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紫吟 女性主義先鋒吉爾曼(Charlotte Perkins Gilman)在距今一百多年前寫下哲學著作《男性建構的世界:我們的雄性本位文化》,藉由家庭、宗教、政治和經濟等多個領域的實際情況來說明我們的世界是如何被男性所建構,吉爾曼試圖說服讀者們:我們的社會有以男性為標準的問題,而這個問題同時也是使得人類社會無法健全發展並停滯不前的原因。 打破男性建構的世界:為了平等 完整文章
文/黑川伊保子;譯/陳亦苓 當想指責老婆的失誤時,也是有方法、有技巧的。 例如:在冰箱裡發現過期的食物時(明明男性腦連放在冰箱最前排的東西都找不到,但卻很擅長從冰箱深處挖出過期食品),絕不能直白地說出:「這過期了,真浪費!」之類的話,別像古時的大官微服出巡那樣立刻亮出官印。 完整文章
文/黑川伊保子;譯/陳亦苓 女人的大腦一旦產生同理心便能夠抒解壓力,因此,同理心正是給對方大腦的最佳禮物。 換言之,女人的交談就是把「日常生活中的微小體驗」做為禮物送給對方,而接收的一方則回送同理心,以「片刻的療癒」做為回禮,也可說就是一種同理心的禮物大會。 完整文章
文/黑川伊保子;譯/陳亦苓 在夫妻對話方面,要注意的最後一點,就是別試圖推測老公的話中之話。老公的話裡,多半都沒其他的話。 之所以問:「菜就只有這些嗎?」也只是要確認「就用這一片鮭魚配兩碗飯吃就行了,對吧?」若把這解讀為「妳一整天在家就只做出這點菜?」實在是太吹毛求疵。 完整文章
文/黑川伊保子;譯/陳亦苓 女人之間的戰爭,是男人看不到的問題之一。 女性腦彷彿能夠鉅細靡遺地掃描、感受半徑3公尺內的範圍,在無意識之中佔據主導地位。一旦無法照著自己的想法控制此空間範圍,便會陷入「被忽略」的感覺中,引發焦慮與不滿,導致壓力不斷累積。 婆媳彼此不爽,就屬於這種「控制領域」的衝突。 完整文章
「請問可以新增_____的功能嗎?」 自創立以來,我們經常收到像這樣的許願。 雪片般飛來的許願、敲碗,Readmoo讀墨電子書都會認真評估、視情況排入開發排程。 全公司都是閱讀愛好者的我們,也不停開發優化讀者體驗的新功能。 而整個出版生態圈,包括寫出好故事的創作者、書籍背後的出版社推手,都是讓閱讀能走入生活的重要功臣。我們透過每一次軟體更新,讓所有人都能享受更貼心、順手的功能。 完整文章
文/馬提亞斯.艾德華森;譯/甘鎮隴 星期五晚上,我因為忙了一星期而感覺格外疲憊。我站在窗前,看著八月末的太陽沉進地平線,秋季的寂寥氣息已經把一腳伸進門口,最後一縷烤肉煙霧消失在屋頂上空,鄰居紛紛收起露臺座椅的坐墊。 我終於拿下牧師項圈,擦擦汗溼的頸部。我斜靠在窗臺前的時候,不小心把全家福照撞倒在地板上。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