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洛伊絲.莫瑪絲特.布約德;譯/奇幻基地編輯;筆訪/愛麗絲 二十年前(或十五分鐘前;時間真的只是一個相對感覺),在我坐下來為《王城闇影》寫第一個字的時候,我對於一本書會在地理、語言和時空上有多麼大的跨度還沒有概念,因為單單是努力將把每個「下一章」給寫到底都已是十足挑戰。 當然,我也不曾想像自己竟要對遠在台灣的讀者來說明這一切,但想來緣分就是如此。 完整文章
文字/陶晶瑩;筆訪、整理/犁客 「媽媽半夜趕劇本的寫作身影,在我生命中是很重要的一副景象,可能也帶給我很大的影響。」陶晶瑩說,「我從小比較安靜,大部分的時間都花在閱讀。」 先以歌唱出道,再以主持見長,1999年,陶晶瑩出版第一本書,成了暢銷作家──但這並不是一時興起提筆就有的結果。 完整文章
文/宋尚緯 0 雖然整本詩集只有一首寫給阿存的詩,但這本詩集獻給他,謝謝他的陪伴,因為他我才能走過許多陰翳的低谷。希望我也能夠陪他走過他的陰天與晴天。 1 回過神來,距離我出上一本詩集居然也已經將近兩年了。因為要整理詩集的關係,我將這兩年間寫的作品全部重新整理了一遍,回顧了一下自己寫了什麼,修正作品中邏輯錯誤的地方,或者更正一些字詞的小瑕疵。一邊整理,一邊也看到了自己在這些年間的改變。 完整文章
文/大澤在昌;譯/邱振瑞 小說是傳達訊息的手段,所以內文非具邏輯性不可──這是最基本的工夫,但可不止如此,小說的文章也是一種法寶,能夠刺激讀者的情緒,臨近高潮時讓讀者捏把冷汗、心跳加速或感動不已,這就是它的厲害之處。儘管如此,我想各位都能夠理解「情緒化的文章」跟「刺激讀者情緒的文章」是不同的。 完整文章
《論文教室》是一本對話體的寫作書,以教授和「作文差勁男」之間的對談,有系統地說明寫論文的技術。 以知識型的書來說,我一直不喜歡讀對話體,特別是那種一個角色扮演「老師」,另一個或多個角色扮演「學生」的。 明明是知識型的書,講生物學、數學或理論物理,又不是要講故事或劇本,為什麼會出現對話體呢?在我的想像裡,這些書八成這樣誕生的: 完整文章
文/李維菁 前陣子住在附近的一位出版界朋友,撞見了晚餐過後我一人逛超市,左手提衛生紙、右手拎塑膠袋大包小包走回家的模樣,他在大笑聲中二話不說拿出手機拍了下來,貼在臉書上。他寫著:「原來作家也會提大包小包的衛生紙,大街上。」這就是我生活的寫照了,不寫字不準備資料的時候,和這城市所有普通小民活得一模一樣,逛超市、清掃、散步、去小 7 繳費或在家敷臉發呆。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