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大澤在昌;譯/邱振瑞 小說是傳達訊息的手段,所以內文非具邏輯性不可──這是最基本的工夫,但可不止如此,小說的文章也是一種法寶,能夠刺激讀者的情緒,臨近高潮時讓讀者捏把冷汗、心跳加速或感動不已,這就是它的厲害之處。儘管如此,我想各位都能夠理解「情緒化的文章」跟「刺激讀者情緒的文章」是不同的。 完整文章
《論文教室》是一本對話體的寫作書,以教授和「作文差勁男」之間的對談,有系統地說明寫論文的技術。 以知識型的書來說,我一直不喜歡讀對話體,特別是那種一個角色扮演「老師」,另一個或多個角色扮演「學生」的。 明明是知識型的書,講生物學、數學或理論物理,又不是要講故事或劇本,為什麼會出現對話體呢?在我的想像裡,這些書八成這樣誕生的: 完整文章
文/李維菁 前陣子住在附近的一位出版界朋友,撞見了晚餐過後我一人逛超市,左手提衛生紙、右手拎塑膠袋大包小包走回家的模樣,他在大笑聲中二話不說拿出手機拍了下來,貼在臉書上。他寫著:「原來作家也會提大包小包的衛生紙,大街上。」這就是我生活的寫照了,不寫字不準備資料的時候,和這城市所有普通小民活得一模一樣,逛超市、清掃、散步、去小 7 繳費或在家敷臉發呆。 完整文章
「我用一個故事來說明:大部分的專業作家可能會告訴你,開始寫作與重大事件有關,例如有一次搭飛機、遇上意外,墜機之後從飛機的殘骸中站起來,在那個剎那決定開始寫作。」費迪南.馮.席拉赫淺淺笑著,「不過我之所以開始寫作,純粹只是因為晚上睡不好、想找事做而已。這個說法沒那麼戲劇性,不過事實如此。」 完整文章
文/金敏植;譯/黃孟婷 想要每天寫作的話該從何下手?就如同我一直強調的,必須先享受每天的生活才行,要以樂趣來充實每天的生活。 雖然我每天都寫一篇部落格文章,但是我從來沒有一次認為自己文章寫得好。如果我文筆好的話,或許我就不會像現在這樣每天寫一篇文章了。就因為文筆差,才會想把文章寫好,也才會經常寫作。無論是學習英文或寫作,想把任何事情做好的祕訣,除了每天練習之外沒有別的了。 完整文章
文/犁客 1972年,一個住在美國、懷抱著寫作夢想、但是覺得自己寫得很爛的年輕英文老師,氣沖沖地把自己還沒寫完的手稿扔進垃圾桶。畢竟他已經結婚當爸爸了,但家裡的經濟狀況不大行,光有作夢的勇氣是沒法子生出奶粉來的,把時間花在寫作上不如去多找一份兼差。 隔天,那份手稿又出現在他桌上。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