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訪者/朱宥勳;訪談整理/大塊文化 1.俗話說:「從犯錯中學習」,《專家之路》一書中也強調所有的專家都曾犯錯,尤其是在學徒階段,更是需要有犯錯的空間,才能成長。在您學習技藝的過程中,印象最深刻的錯誤是什麼,從這次經驗中是否有得到一些日後持續受用的心得? 完整文章
文字/艾希莉.歐娟;筆訪/愛麗絲 布萊絲很早就懷疑自己的生命有個大麻煩,與弗克斯墜入情網以後,深埋在體內的警鈴於焉大作:人如何給予自己不曾擁有的事物?沒被母親愛過的我,怎麼愛自己的孩子?——《在所有母親之間》 沒被母親愛過的自己,該如何愛自己的孩子?身為母親,就必然會愛自己的孩子嗎? 母性是否天生,而母職是否必然讓女性感到快樂?或者,是將自己推入深淵? 艾希莉.歐娟(Ashley 完整文章
編譯/愛麗絲 「二十五歲時,莎莉.魯尼(Sally Rooney)以出道作一鳴驚人,對比其年紀,她的寫作成就或許令人眼紅,但更重要的事實是:我們喜愛她的作品。」《The Cut on Tuesdays》Podcast 節目主持人莫莉.費舍爾(Molly Fischer)在節目中邀集新銳作家莎莉.魯尼、自己的作家友人梅根.歐康納(Meaghan 完整文章
編譯/愛麗絲 「我能想到關於莎莉.魯尼(Sally Rooney)的第一件事,是我也許有點恨她,或者這麽說吧,我對她有著無能為力的嫉妒。」《The Cut on Tuesdays》Podcast 節目主持人莫莉.費舍爾(Molly Fischer)在節目中邀集莎莉.魯尼、自己的作家友人梅根.歐康納(Meaghan 完整文章
編譯/愛麗絲 虛構故事裡的人物,就如我們在現實生活裡一樣存在、生活著,看似並無二致。但實際上,虛構人物是為了滿足作者創作目的,生活在編排好的社會中。因為現實生活永遠無法滿足我們。現實生活裡的一切沒有明確的開始、轉折或結束,但故事可以。在虛構故事裡,我們能不受約束地洞察自己與他人的秘密及內在自我,現實生活裡的人們或許總戴著面具,但虛構故事裡的角色並不會如此,他們的一切似乎都攤在陽光下。 完整文章
有人想寫奇幻小說,有人想寫推理小說,也有人想寫浪漫愛情,或者當編劇看俊男美女把自己寫的故事實際演出。有人用文字觀察自己的內裡,有人用文字記錄自己的生活,也有人比較關心怎麼在必須使用文字時拿到好的分數──畢竟,不為考試作文,到底有誰沒事想要練習寫作? 但臥斧老師卻說寫作可以當成協助生活的工具,或者有趣的消遣?這未免太不切實際了吧!看看說要寫書的里長伯到現在都還(消音處理──)啊! 完整文章
我在2018開始嘗試直播寫稿:用雲端服務寫作,開放其他人閱覽和提供意見。一開始我不確定這是不是好點子,我跟多數人一樣不喜歡寫東西的時候身後有人盯著。不過在第一篇直播寫稿的文章上線之後,我幾乎用直播寫稿寫所有的文章,三年來我已經用這方法生產超過一百篇文章。 完整文章
現年 21 歲的曲絲汀,在一家叫「繡球花」的養老院擔任照服員,她喜歡音樂和老人,音樂讓她不忘記爸媽,老人則訴說多彩的人生故事豐富她的視野。透過她的視角,我們讀到海倫、呂西恩在上個世代裡的愛情,與多線交錯的故事背後的秘密和真相。 「年老,就是比其他人更早活得年輕。」——菲利浦.格律克(Philippe Geluck) 法國作者瓦萊莉.貝涵(Valerie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