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京都住兩年,做一部與台灣有關的金馬獎得獎動畫;到內蒙古找大象,拍一部與人生有關的金馬獎得獎電影。那些亮眼的獎項,來自靜默沉潛的文字,或許是自我探究的散文,或許是反映生活的寓言。 人生在世,有些時刻得成為為了領獎走進聚光燈下、舉手投足都被放大檢視的焦點人物,更多時刻雖然身處聚光燈外,但很明白典禮能夠順利進行全靠自己卯足全力。聚光燈裡的不見得表裡如一、聚光燈外的不見得無足輕重。 完整文章
文/李達翰 「我開始在這個地方留下來,希望可以拍電影,因為別人認為亞裔在這裡不會有位置,但這成了我的美國夢。然而,直到那一刻,我依然無法知道,一個中國電影導演是否能佔有一席之地。」──李安在《臥虎藏龍》後回憶最初的當年。 完整文章
文/故事工廠 二十三歲的小薰為了籌措母親照護費用,自願到表哥強哥的「公關公司」工作,出賣身體,還進到監獄當會客妹,和十九歲的受刑人2923聊天。一個受刑人、一個會客妹,看似走到人生死胡同、對世界失望的兩人,一碰面竟產生奇妙的變化。原來,2923有聽見心聲的神秘力量,帶著小薰進入兔子洞的幻覺中,讓她看見雙親墜海背後的殘酷事實。2923也同時被迫第一次吐露自己犯案的黑暗童年。 完整文章
2018/09/27─2018/09/30 【熱青年─我的熱情,我的價值】系列講座 「運動沒有前途」這句話是否很熟悉?何凱成在十二歲前也被灌輸這樣的觀念,但「運動」卻改變了凱成的生活。原本學科成績不佳的他,在運動中找到了成就感,也讓他在求學時期有了重心,走過求學階段的困境。 完整文章
文╱盧建彰 有終點,才有起點 你的想法可以很瘋狂,生活卻不行 祝你有好的自律神經 你的想法可以很瘋狂,生活卻不行。 我工作的方式,不喜歡加班,當我當上主管後,我更是貫徹這個原則,每個跟我面試的組員,我都說,我希望我們不必加班,我希望我們的假日是屬於自己和家人的,全能如上帝,當他工作六天後,第七天也都休息了,我希望我們一起努力,讓我們有效率一點,不要加班。 完整文章
文/尤齡緯 朱全斌與妻子韓良露攜手走過三十年的時光,這本書記錄韓良露離開人世三年後,一路走來對於自身的省思。然而意識到妻子身體開始急速惡化之時,所剩的生命已不到幾個月。面對這樣生命的巨大失落,對於如此深刻的親密關係,首先面臨的是難以放下的空虛和孤獨伴隨而來。 完整文章
文/吳冠穎 從前的日色變得慢,車、馬、郵件都慢,一生只夠愛一個人。 木心的詩〈從前慢〉,讓朱惠良老師心有戚戚焉。她覺得現代人人都繁忙,如果在過往那樣緩慢的時空生活,為了一件事奉獻一生,也是件幸福的事。 而這樣的生活,如同《我在故宮修文物》的片中,在光鮮亮麗的珍稀古物後,無論木器、青銅、鐘錶,還是書畫,都有一群默默付出的修復醫生。 完整文章
文/史比野塔 走出戲院,回想起剛才在黑暗空間的種種:燈兀自亮起,演員在舞台間穿梭。你有意識地來到,卻不自覺地進入導演及演員創造出來的幻覺,聽著看著他們構築起的故事。演員散發出的身體能量成為此刻混沌的靈光。不論感到喜悅、悲傷或憤怒,都將在步出幻覺後得到新生。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