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27─2018/09/30 【熱青年─我的熱情,我的價值】系列講座 「運動沒有前途」這句話是否很熟悉?何凱成在十二歲前也被灌輸這樣的觀念,但「運動」卻改變了凱成的生活。原本學科成績不佳的他,在運動中找到了成就感,也讓他在求學時期有了重心,走過求學階段的困境。 完整文章
文╱盧建彰 有終點,才有起點 你的想法可以很瘋狂,生活卻不行 祝你有好的自律神經 你的想法可以很瘋狂,生活卻不行。 我工作的方式,不喜歡加班,當我當上主管後,我更是貫徹這個原則,每個跟我面試的組員,我都說,我希望我們不必加班,我希望我們的假日是屬於自己和家人的,全能如上帝,當他工作六天後,第七天也都休息了,我希望我們一起努力,讓我們有效率一點,不要加班。 完整文章
文/尤齡緯 朱全斌與妻子韓良露攜手走過三十年的時光,這本書記錄韓良露離開人世三年後,一路走來對於自身的省思。然而意識到妻子身體開始急速惡化之時,所剩的生命已不到幾個月。面對這樣生命的巨大失落,對於如此深刻的親密關係,首先面臨的是難以放下的空虛和孤獨伴隨而來。 完整文章
文/吳冠穎 從前的日色變得慢,車、馬、郵件都慢,一生只夠愛一個人。 木心的詩〈從前慢〉,讓朱惠良老師心有戚戚焉。她覺得現代人人都繁忙,如果在過往那樣緩慢的時空生活,為了一件事奉獻一生,也是件幸福的事。 而這樣的生活,如同《我在故宮修文物》的片中,在光鮮亮麗的珍稀古物後,無論木器、青銅、鐘錶,還是書畫,都有一群默默付出的修復醫生。 完整文章
文/史比野塔 走出戲院,回想起剛才在黑暗空間的種種:燈兀自亮起,演員在舞台間穿梭。你有意識地來到,卻不自覺地進入導演及演員創造出來的幻覺,聽著看著他們構築起的故事。演員散發出的身體能量成為此刻混沌的靈光。不論感到喜悅、悲傷或憤怒,都將在步出幻覺後得到新生。 完整文章
編譯/黃彥霖 「事物的複雜性彷彿永無止盡──一件事中藏著另一件──沒有什麼是簡單、沒有什麼是單純的。」 2001年,艾莉絲.孟若(Alice Munro)在一場《紐約客》的訪問中,對小說與詩歌編輯昆恩(Alice Quinn)這樣描述她對人生、對小說的看法。而就是這種平淡事物彼此交錯、鑽疊所形成網絡,讓阿莫多瓦(Pedro 完整文章
不管是觀賞湯姆.福特執導的《夜行動物》,或是閱讀由奧斯丁.萊特所寫的原著小說,全都讓人十分享受,如果可以兩者都看,觀察其中的異同之處,則肯定是件更加有趣的事。 無論小說或電影,兩個《夜行動物》的故事主線其實不算差異太大,均以雙線手法同時並進,描述蘇珊收到前夫愛德華撰寫的小說書稿,隨著閱讀過程開始回憶過往,同時審視(或逃避面對)自己現今的生活狀況。 完整文章
記錄、整理/蔡瑞珊 一位來自緬甸的華裔電影導演,透過電影揭示自身移動各地的觀察與感受;一位是在港中台等地致力探索媒體實驗的作家,透過書寫撐開公共對話的空間。 看趙德胤與張鐵志,一個扛著鏡頭一個搖著筆桿,試圖與社會對話的過程中,亦同時爬梳個人經驗歷程與自己對話,思考如何從每一個「我」出發,連結每一群「我們」,然後與世界對話。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