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馬尼尼為 很多年前,我在書店看到陳志勇(雖是中文名,但他是澳洲華僑,以英文創作)的《緋紅樹》,圖畫與文字有種奇特的新鮮感,於是就把它買回家;回家再讀一次,看到了出版社夾在書裡的附刊──相當厚的一本《關懷憂鬱症專刊》,將繁體中文版《緋紅樹》被定位為一本詮釋憂鬱症的繪本。 完整文章
文/犁客 「驅動閱讀的力量,源自好奇;」楊照說,「因為在現實裡頭『活得不耐煩』,所以才對閱讀產生興趣,因此面對自己『讀不懂』的作品是很正常的。」 楊照一直關心書本與閱讀,也一直大量書寫相關文章,包括導讀、書評與作家觀察;2001 年開始的相關講座及演講,也累積了數量龐雜的這類資料。 完整文章
文/何宛芳 倫敦五趟、西班牙三趟、義大利一次、美國三次總字數20萬字,最後濃縮至12萬字,直到送印前,還在做最後調整,加上最後關於「未來」的最後一章……。 《上帝給王雪紅的十堂課》作者王純瑞,在24日舉行的新書導讀會中,揭露了過去十年來,追隨宏達電全球擴張腳步進行貼身採訪的曲折過程,也讓讀者感受到,雖然這不是第一本關於宏達電的作品,但卻一定是最有誠意的一本!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