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小野 高壯的數學老師走進了教室,最前排最右邊的班長座位是空的,所以是由副班長代替班長喊了有氣無力的「起立、敬禮、坐下」,同學們心不甘情不願的齊聲喊「老師好」,就像秋天捲起滿地落葉的風,落葉終究會落下,然後一切靜悄悄。行禮如儀,有多少真心只有天知道,這便是我們一路成長的教育現場,也是我對體制內教育產生懷疑的開始。 完整文章
文/林宣瑋 我們誠摯的希望你不要把這次的結果用「成功」和「失敗」來簡單解釋,人生其實沒有什麼真正的成功和失敗,最好的人生就是能找到「適合」自己的生活方式,認真而適切的活下去,而教育的目的也只是協助每個人去尋找自己適合的人生。 ──《一直撒野》,頁102 完整文章
文/林宣瑋 小野是個擁有眾多頭銜的人,作家、編劇、助教、總經理、爺爺,近日來,因投身投身臺北影視音實驗教育機構(TMS),他又多了個校長的稱號。之所以踏上實驗教育的追尋之路,也是他體悟到:當前教育問題已在不得不改的關鍵時刻。 為何讀書變成一件壞事? 完整文章
文/小野 有一天,我接到在美國南方教書的弟弟打給我的一通長途電話,他很困擾的問我說:「哥,你有沒有李安導演的連絡電話?」 「我沒有,但是我可以替你打聽一下。」我問他說:「你找李安幹什麼?你家不就有一個啊。」 完整文章
文/小野 如果你認為人活在世上其實選擇不多,那麼你就是過去的我。 過去的我,不但覺得人的選擇不多,漸漸地,我還失去作選擇的能力。說得更清楚一點,從選擇不多到失去選擇,是我在成長中被強大外力和保守環境制約的結果,我的各種感覺被一點一滴地拔除。 完整文章
文/小野 我讀高中二年級的時候,曾經有一個被國文老師兼導師劉道荃痛毆的經驗,那種拳擊比賽式的打法相當恐怖。透過一次又一次的書寫這個故事,每寫一次就把老師體重增加十公斤,從八十公斤增加到一百公斤,青春時的疼痛感覺也許在情緒的渲洩後比較淡了,但是歲月卻像一條湍急的河流不停的沖刷石頭一樣,那件發生在青春期的故事,在我初老時又有了全新的發現。 完整文章
文/小野 最近有一本親子教育雜誌要訪問我談「選擇」。在訪問前,我遇到我的兩個姊姊,我將這個問題請教她們:「人的選擇到底多不多?」 從外商公司退休的二姊猶豫幾秒鐘後回答:「其實人的選擇並不算少,但是人會受限於內在的恐懼或不安,選擇就越來越少了。」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