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瑞秋.霍利斯;譯/謝慶萱、童貴珊 我是一個工作狂 我不想輕描淡寫,「工作狂」這個字眼對我而言是沉重的,坦承這件事也讓我心痛。如果要讓自己不要太難過,或許應該說:我是「正在復原中」的工作狂。 正在復原中的工作狂,這告白讓我不安和羞愧,一如我向你們坦承其他方面的成癮時。雖然我對自己過去好幾年的症狀瞭若指掌,但還是特別上網查了有關「工作狂」的定義:總是感覺自己不得不過度工作的人。 完整文章
文/露絲.惠普曼;譯/謝靜雯、李亭穎 主持人很時尚,四十來歲,胸前別著「馬克」的名牌。我坐下來的時候,他瞥了瞥我的名牌。 「嗨,露絲,我愛妳。」馬克說。 每場對話都從「我愛你」開始? 我一定露出了受到驚嚇的表情,他趕緊說明:「想像一個世界,每場對話都從『我愛你』開始。我進入業界後,只要以這個原則舉辦工作坊,成功率百分之百。」 「哪方面的成功率?」我困惑地問。 完整文章
文/韓星姬;譯/徐小為 我只要一有機會就想跟大家分享,不是分享休息的方法,而是分享如何允許心靈也好好得到休息。 大部分的工作狂會分成幾種常見的類型,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完美主義。 這些人大多比較自戀,渴望別人的認同,對自己的期望超乎水準之上。即使不用人鞭策,也會自我管束而不願休息。因為過度追求完美,反而造成壓力,讓工作很難有進展,諷刺地造成懶散或拖延的狀態。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