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臥斧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我們都是時間旅人》的原文書名叫《Time Travel: A History》,有點機巧:不管副書名的話,這個英文直譯是《時間旅行》,不過內容講的不只有「時間旅行」這回事,還包括許多與「時間旅行」相關的小說或影視作品、「時間」在科學、文學及哲學當中的定義辯證等等。是故,書名還有「在『時間』這個主題中『旅行』」的意思。 完整文章
文/查莉・珍・安德斯;譯者/謝靜雯 他討厭別人叫他賴瑞,簡直受不了。所以呢,大家當然都叫他賴瑞,連爸媽有時也這麼叫他。「我叫羅侖斯,」他會堅持,望著地板,「沒人字邊的倫。」羅侖斯清楚自己是誰,知道自己是什麼樣的人,但這個世界拒絕承認。 完整文章
編譯/白之衡 科幻小說很危險?或者說,全球局勢越加危險,科幻小說就越重要?經歷過對未來想像「徹底破產」的2016後,英國科幻小說家查爾斯.史特洛斯(Charles Stross)認為事實的確如此。他在網路媒體io9發表的一篇文章中,談到了科幻小說在動盪不安的局勢中扮演的角色。 史特洛斯說,2016年難以捉摸,不斷發生讓人大吃一驚的事件,不僅是他嚷嚷抱怨的大衛.鮑伊(David 完整文章
六月中《侏羅紀世界》(Jurassic World)上映時,我臉書動態上充滿《侏羅紀世界》文,不過我還是堅持不花自己的錢去電影院看,因為這部違背廿年來所有恐龍研究進展的電影,是不折不扣的黑心商品,跟賣地溝油沒有兩樣。 有人說,不就是娛樂而已嗎?此言差矣,當初麥可‧克萊頓(Michael Crichton,1942-2008)創作《侏羅紀公園》(Jurassic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