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冠中 今天,七九年三月二十五日,少總統又受到考驗。一個叫京生的動物園電工,竟然發檄文〈要民主還是要新的獨裁〉,不識相的將少總統名字與新獨裁者這種詞放在一篇文章之內。山雨欲來,怎麼辦?少總統自己放出的民主、自由、公正、法治之言,難道只是空話嗎?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三月二十五日,另一事件將觸到少總統的最痛處。完整文章
文/正好 「可是我沒有打給你啊~~」他正在寫稿,聽見妻微帶遲疑的聲音在書房外響起,他停下打字的動作,關掉音樂—他正在聽的是約翰藍儂在小野洋子為他擋下一顆子彈而死之後寫下的代表作──走出書房。 沒記錯的話這是今晚第三通類似的電話了,每一通沒有顯示來電的號碼都劈頭質問妻「為什麼一直打過來?」。他想起 Taylor Swift 完整文章
文/正好 又到了點光明燈的季節了⋯⋯欸,不是,我是個知識份子,才不會說我今年準備要北中南點個八盞⋯⋯呃,我是說,農曆春節又到了,為了讓讀者們在(被恐怖的親友團包圍的)過年期間,可以開開心心地(拿著手機就躲到另一個世界裡)繼續充實自己,Readmoo社群部同事下訂單給商品行銷部與閱讀最前線的諸位同事,勒令希望我們交出一本最適合過年推薦讀者的書,還得附上真心不騙推薦文。 完整文章
文/陳心怡 1979 年 12 月 10 日是《建豐二年》的開端,也是臺灣美麗島事件發生日與國際人權日,往前回溯三十年,對照大陸發生過的文革、北京民主牆、四五事件等,如果 1949 年不是共產黨拿下中國,而是國民黨勝利後執政,新中國會有怎樣的面貌?陳冠中用蔣經國的字「建豐」,以「烏有史」(Uchronia)方式重構中國這 30 年的歷史。 完整文章
香港作家陳冠中以架空歷史小說《建豐二年》受到矚目,故事以假設為前提,若國民黨在當年的未丟失中國大陸,倒轉沙漏,將會是何等情境?這種「烏有史」向來是小說家專擅手筆,但該發生的沒發生,一切宛如蝴蝶效應、河道分派,歧路花園,那麼每個細節和虛擲或奢言的夢想成了泡沫,這又是什麼樣的幻影蜃樓?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