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魏于婷 「討厭」是一件非常主觀、私密的事。因為過於主觀且私密,有時要坦白、誠摯地分享出來,反而是一件難事。也因此看到張亦絢的書名《我討厭過的大人們》,再看到輯次:與書名同名的第一輯、第二輯〈有多恨〉。實在讓我不得不好奇,她要怎麼描述自己「討厭」的心理狀態,尤其她討厭的對象還是那些「大人們」。還有她究竟恨了什麼或許普世人類也有可能恨的人,或事,或物。 完整文章
文/蔡易澄;人物攝影/汪正翔 從前從前,有個女孩的「心生」 夏日炎熱,張亦絢點了杯熱拿鐵,小心翼翼地啜了幾口。談話時有點緊張,字字斟酌,像要努力抓住最精準的詞語。但也不時愛開玩笑,說沒幾句便惹得我們全場大笑。採訪沒多久,被問及辛辣的問題,她手邊微微一震,一不小心就把拿鐵灑了出來。 她笑著說,連咖啡都受不了了。 完整文章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前些日子訪問作家張亦絢時,聊到類型小說文學獎難評之處,可能包括類型小說大多具備某種樣版,不大容易看出創意。 不是參賽者寫出來的東西一定沒創意,是不大容易出現令人眼睛一亮的做法;類型小說的歷史發展得越久,要做到這點可能就越不容易。 這對有志於創作類型小說的寫作者而言,自然也是個麻煩。 完整文章
文/張亦絢 我非常喜愛櫻木紫乃的《愛的荒蕪地帶》。 仙女教母灰姑娘 我的外公經商失敗後,必須舉家從台北遷回鄉下。遷回鄉下,我母親勢必無法升學。十歲出頭的小女孩,也知道為前途打算,為此猴子般地大鬧。最後吵到女鄰居出面,願意將我母親寄養在自己家中。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