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高澄天 談《鬼地方》之前,我想先談談這個世代文青可能不曾聽聞的故事── 暢銷長銷的程度空前,但不必那麼悲觀認定是絕後的,七、八零世代文青共同記憶朱少麟《傷心咖啡店之歌》,作者曾經四處投稿,遭到七、八家出版社拒絕,直到稿件輾轉到了九歌,當時九歌創辦人蔡文甫先生先讀完原稿,一句:「這小說好看,不必刪。」,締造了一個出版傳奇。 完整文章
Netflix近年相當風光,擴大了影集與電影的可能性、創新了影視產業的商業模式,也重新建構了網路時代觀眾的收看習慣;不過,這個品牌二十年前剛創立的時候,只是美國一個小小的地區型DVD租片商──他們做了什麼,才能在同業盡皆凋零的新世紀逆勢成為線上影音平臺的霸主? 完整文章
編譯/白之衡 小說家暨編劇朱天文日前在美國奧克拉荷馬大學接受 2015 年「紐曼華語文學獎」(Newman Prize for Chinese Literature)第四屆得主的桂冠,既是繼楊牧之後獲頒此獎的第二位台灣作家,也是第一位女性作家。 紐曼華語文學獎由奧克拉荷馬大學美中關係研究所(Institute for U.S.-China Issues)所設立,從 2009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