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朱家安 哲學跟笑話的關聯之一,在於錯誤是一種令人發笑的方式。 如果你爬山遇到眼鏡蛇,最安全的應對方案包含兩個步驟: 冷靜下來。 找機會打爆牠的眼鏡。 若一個錯誤跟思考有關,而不只是誤信不正確的觀念,那麼分析這個錯誤的方式,可能涉及哲學和思辨。 文鴻在他的臉書貼了一張正妹照,上半身是亮眼的高領毛衣,下半身的短裙襯托出修長白晰的美腿。 完整文章
希伯來大學(Hebrew University of Jerusalem)史學教授哈拉瑞(Yuval Noah Harari)在《人類大歷史》中提出重要的洞見:人類現今的文明和力量,是來自於我們能思考和討論「虛構事物」,這讓人類有能力建立比其他動物更龐大的社群,並共享文化的刺激和進展。(更具體的說明可參考我的書評:〈人類大歷史:八卦讓人類更有力量〉) 完整文章
哲學可能給人一些神秘有深度的印象,有些人可能認為有哲思話語應該簡短但雋永,而非瑣碎冗長。當這些人看到當代的哲學論文,下巴可能會掉下來。至少在英美哲學的研究中,即便是最有價值的洞見,也必須有看似細碎的論述支持,如此一來,才能盡量確保哲學圈自我要求的理論上的完整性,並避免錯誤。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