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法律白話文運動 1998 年 1 月 23 日,大法官說:「上街抗議,還是需要國家同意。」 先來說一下故事 1993 年 10 月,臺北縣環保聯盟的理事長張正修,因為臺北市政府把捷運工程產生的廢土違法傾倒在臺北縣轄區內的二重疏洪道,決定遊行抗議。沒想到,臺北市政府警察局卻說,依照當時的集會遊行法規定,張正修沒有在集會遊行前六日向主管機關申請許可,於是核定「不准舉行」。 完整文章
文/犁客 距今一年前的2018年3月,第十三屆中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外頭,出現有趣的一幕。 當時一堆記者在會場外等著向與會官員提問,其中有個穿紅色套裝的記者提問冗長、語意不清,在她身旁的另一名藍衣記者越聽越不耐煩,先是皺眉、再是深呼吸、然後撥頭髮、轉頭看看紅衣記者,露出終於嫌惡得受不了的表情,翻了個白眼。 攝影機捕捉到這一切。 完整文章
文/伊恩.歐佛頓 我曾被蒙上眼睛,走在菲律賓南部潮濕的小徑,去跟爭取獨立的叛軍團體見面,也曾坐下來和難民營的武裝衛兵交談,這些衛兵的存在是阻止大屠殺的唯一方法,槍似乎是防止人權悲劇的唯一工具,也是可能造成人權悲劇的一大威脅,這種左右為難在在讓我留下印象。 完整文章
整理/何宛芳 「奧比大法官雖然只有一隻臂膀,但卻有神奇的力量。」《勇不放棄:唐獎得主的故事》作者也同時是新書發表會的對談人許芳菊如此形容。她表示,自己在寫這本書,認識唐獎首屆法治獎得主奧比‧薩克斯(Albie Sachs)之前,也曾認為南非跟臺灣沒什麼關係,感覺很遙遠,但研究之後才知道除了奧比的故事太感人非常戲劇化之外,原來臺灣與南非竟也存在著許多共同點。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