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何景窗 戴了一頂鴨舌帽回家,得意洋洋,走到客廳廁所後院又上樓,走到哪裡都戴著,不想脫下來。哥哥看了好一會,問我帽子是哪裡來的?我說老師發的。哥哥又問,幼稚園的帽子改了嗎?我聽不懂哥哥的問題。哥哥說鴨舌帽是給男生戴的,女生戴的是圓帽,老師是不是發錯了?側耳偷聽的爸爸也等我答案。 完整文章
文/犁客 男孩和女孩相同年紀,兩家就住彼此隔壁,兩人從小認識,讀同一所學校,一起長大,所謂的「青梅竹馬」──但這不是那種戀愛故事。不用把他們想成俊秀美麗的王子公主,女孩的長相平平,功課倒是不錯,男孩進入青春期後變得高壯,參加運動社團,常被人形容成「熊」;他們只是好朋友,小時候如此,青少年時期也沒相互出現異性間的好感。 完整文章
文/愛麗絲 「恁芝麻街的老師啦,布蘭達,又打來。快點啦!在那裡拖拖拉拉,跟你爸爸一樣,每次吃飯就在那裡配電視,坐好啦!」桃紅色外套配上俗麗的長捲髮,踩著拖鞋,國民媽媽「秀娥」騎車載小女兒去美語補習班,一路上碎碎唸個不停——這是又仁為大眾熟知的角色之一。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佛朗哥獨裁執政期間,人們的生活起了天翻地覆的變化,父母雙亡的少女安雷蕾雅從偏郷來到巴塞隆納投靠外祖母家。 然而迎接她的不僅僅不是兒時留下溫馨回憶的舒適居所,反而是共處破敗髒亂家中的每個成員都懷抱著各自的傷痛度日,而且看似以互揭彼此傷疤為宣洩出口,每天上演驚天動地的謾罵、撕打、嘲弄、侮蔑,並以致力於搗毀眼前一切為不可開交的全武行劃下句點。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曾經聽過一個論點,指稱小說當中的「青少年成長情節」對成年人而言頗無聊。 因為許多物事或經歷在我們年紀尚輕的時候看起來神奇,但長大後就沒了那層奇妙色彩──這當然是因為我們在成長之間心境改變了、不再像年幼時那般對世界充滿奇想,但,大家實際點吧,這也是因為很多物事或經歷的確很平常,沒什麼神奇之處。 完整文章
文/江鵝(《俗女養成記》作者) 最初認識李屏瑤的時候,她是採訪者。她盯著我說話的臉,隨句讀點頭,說嗯,嗯嗯。抓到關鍵字寫進筆記本,再抬起頭對上我的瞬間,眼裡露出即時的體貼,和劑量微薄的拘謹。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