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曾經聽過一個論點,指稱小說當中的「青少年成長情節」對成年人而言頗無聊。 因為許多物事或經歷在我們年紀尚輕的時候看起來神奇,但長大後就沒了那層奇妙色彩──這當然是因為我們在成長之間心境改變了、不再像年幼時那般對世界充滿奇想,但,大家實際點吧,這也是因為很多物事或經歷的確很平常,沒什麼神奇之處。 完整文章
文/江鵝(《俗女養成記》作者) 最初認識李屏瑤的時候,她是採訪者。她盯著我說話的臉,隨句讀點頭,說嗯,嗯嗯。抓到關鍵字寫進筆記本,再抬起頭對上我的瞬間,眼裡露出即時的體貼,和劑量微薄的拘謹。 完整文章
文/天下文化編輯部 2019年4月11日,第一屆球學聯盟(Choxue League, CXL)全國季後賽冠軍賽開打,吸引Eleven Sports體育網、愛爾達、公共電視、青年發電機、運動視界等媒體到場採訪,中國大陸的中國體育也加人線上轉播行列。 經歷五個月時間,從例行賽打到總冠軍戰,由台北區第一種子中正高中和HBL(高中籃球聯賽)傳統強隊彰化高中爭奪冠亞軍。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師父,我的出生是一種找尋不出原因來的錯誤,從解事開始,我就從母親過度的愛和父親過度的期待裡體會出來了。他們似乎不能正視我的存在,竭力以他們的想法塑造我,走上他們認許的正軌。」 哪吒出生的各種異象,彷彿提醒每個嬰孩如此獨一無二,該有自己的成長道路,長成屬於自己的樣子。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每一間教室裡,都有孩子是被放棄的。」夜空下,彭瑜亮對陳品諠說出的這句話,觸動了陳品諠的心底某處。 那不是一個浪漫約會的場景,而是兩個帶領學生營隊外宿的老師,夜裡在戶外休息聊天;「阿亮老師」彭瑜亮對「小品老師」陳品諠提起想要辦學的初衷,意外地讓陳品諠思索自己先前對教育工作的盲點。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這世界上並不「真的」所有的孩子都可愛,也不「真的」你再有修養都能忍受那些處處想要惹毛你的孩子(是啦,他們不是故意的)。 你能說一個不斷地在課堂上打開課桌蓋,把文具和課本取出來、放進去的小女孩,「真的」是一個好孩子嗎? 你能說一個錢包掉到糞坑,拿個長柄灑水杓把所有的排泄物撈上來,弄得臭氣熏天的小女孩,「真的」是一個好孩子嗎? 完整文章
文/吳維寧 「負面情緒」有很多種,可能是大吼、大叫、大哭,也可能是無聲的抗拒和壓抑。無論是哪一種,都需要大人認真面對和協助。怎麼樣都別忘了:「負面情緒」是求救訊號!有一次我接到小雅導師的電話,希望我和雅爸可以找出個空檔到學校,她同諮商老師要和我們「談一談」。並且要求,一定要夫妻兩人共同出席。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