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瑞秋.西蒙;譯/陳玫妏 大多數的女孩在一天內聽到同儕貶低自己外表的次數多到數不清。「哦,我的天啊!我看起來好醜。我好胖。」十六歲的勞倫轉述她朋友的話,「或是當有人想拍張照放在 Snapchat 上,她們也會說,『哦,我看起來好噁心。我好胖。』」 完整文章
記錄整理/洪啟軒 講座開始由主持人陳蕙慧勾勒與陳玠安相識相知的緣分,也預告了他的下一本新書《問候薛西弗斯》,即將在木馬文化推出。她也如此評介陳玠安的作品:筆下的文字不只是文學,還有音樂的流動性,並感受到他努力對抗著世界強大的侵襲。 完整文章
文/愛麗絲 一隻綠色的毛毛蟲,在書頁與各種食物間鑽進鑽出,肥厚身軀最終羽化成色彩斑斕的蝴蝶。這是艾瑞.卡爾(Eric Carle)最著名的《好餓的毛毛蟲》,於 1969 年問世,成為有史以來最暢銷的兒童讀物之一,也是許多孩子童年共有的記憶。如今,卡爾也成為我們在記憶裡緬懷的對象,根據日前其家屬發布的聲明,卡爾已於 5 月 23 完整文章
文/何景窗 戴了一頂鴨舌帽回家,得意洋洋,走到客廳廁所後院又上樓,走到哪裡都戴著,不想脫下來。哥哥看了好一會,問我帽子是哪裡來的?我說老師發的。哥哥又問,幼稚園的帽子改了嗎?我聽不懂哥哥的問題。哥哥說鴨舌帽是給男生戴的,女生戴的是圓帽,老師是不是發錯了?側耳偷聽的爸爸也等我答案。 完整文章
文/犁客 男孩和女孩相同年紀,兩家就住彼此隔壁,兩人從小認識,讀同一所學校,一起長大,所謂的「青梅竹馬」──但這不是那種戀愛故事。不用把他們想成俊秀美麗的王子公主,女孩的長相平平,功課倒是不錯,男孩進入青春期後變得高壯,參加運動社團,常被人形容成「熊」;他們只是好朋友,小時候如此,青少年時期也沒相互出現異性間的好感。 完整文章
文/愛麗絲 「恁芝麻街的老師啦,布蘭達,又打來。快點啦!在那裡拖拖拉拉,跟你爸爸一樣,每次吃飯就在那裡配電視,坐好啦!」桃紅色外套配上俗麗的長捲髮,踩著拖鞋,國民媽媽「秀娥」騎車載小女兒去美語補習班,一路上碎碎唸個不停——這是又仁為大眾熟知的角色之一。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佛朗哥獨裁執政期間,人們的生活起了天翻地覆的變化,父母雙亡的少女安雷蕾雅從偏郷來到巴塞隆納投靠外祖母家。 然而迎接她的不僅僅不是兒時留下溫馨回憶的舒適居所,反而是共處破敗髒亂家中的每個成員都懷抱著各自的傷痛度日,而且看似以互揭彼此傷疤為宣洩出口,每天上演驚天動地的謾罵、撕打、嘲弄、侮蔑,並以致力於搗毀眼前一切為不可開交的全武行劃下句點。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