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理查.E.歐塞霍;譯/馮奕達 我父母從來不認為我會做買賣,或是從事體力勞動,就像他們的父母與來自布魯克林工人階級的許多同儕一樣。他們倆都在曼哈頓坐辦公室,我們家也過著舒服的中產階級生活。我總有一天要上大學,因為他們認為這是出人頭地的最好方式。體力勞動與「藍領」職業雖然正當、體面,但不是我該做的。耳濡目染潛移默化,拿了幾個學位後,我現在成了知識勞工。 完整文章
文╱謝玠揚 一位讀者寫信給我:「博士,網路上教人自製手工皂會放起泡劑,請問這個安全嗎?」 「起泡劑的名稱是『椰子油起泡劑』,所以是椰子天然萃取的吧?」 看來應該是位喜歡做手工皂的朋友,對原料的來源產生疑惑。真相到底如何呢? 起泡劑是什麼?它是天然的嗎? 完整文章
文/駱亭伶、梁維庭 攝影/張界聰 畢業後我到英國實習,再去法國學語言一年,在巴黎認識了 Wanye。由於兩人都是學服裝設計出身,覺得喜歡一件事就該好好地研究;我們從職人的圍裙、工作袍切入,Wanye 主控打版,我負責車縫,經營起自己的服裝品牌。 完整文章
文/鄭雅文 攝影/簡子鑫 我家住在壯圍的海邊,走兩分鐘,過個防風林就能看到海。我喜歡將眼前的風景繡在布料上,想像著海然後繡上龜山島,下雨的日子則繡上雨點。現在穿的衣服大多都是自己做的。 我覺得服裝能標示每個人的個性,也記錄各階段的自己。20 完整文章
採訪對談/黃子欽;整理/陳怡慈攝影/蔡仁譯;作品提供/小子 ➨➨上集回顧:【黃子欽的設計嘴,泡】我的工作就是要把正拳變壁咚──與設計師小子對談(一) 手工做稿有數位無法達到的溫度 我記得你以前做高雄電影節的一個作品,也是掃瞄寶特瓶。讓我想到曾經有個設計師喜歡掃描東西,掃描各種玻璃、寶特瓶,用掃描方式去捕捉那個素材,再進入平面。 完整文章
採訪對談/黃子欽;整理/陳怡慈攝影/蔡仁譯;作品提供/小子 關於草莽、台客的設計,我會想起水晶唱片的《來自台灣底層的聲音》,就在我們生活周遭的聲音與素材,卻能給我們陌生又熟悉的體驗。每次看到小吃店招牌上的楷體字,我就會覺得:「為什麼這種字體在看板上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