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營公司除了對外的營運方針之外,最要緊的是對內的管理方式──與商場上的比拚廝殺不同,「管人」其實相當細膩複雜的功夫;用數字看績效好像很公平合理,但卻可能出現考核數字看起來沒問題但真正效應不對勁的狀況,但除了數字之外,還有什麼方式適合在企業裡使用?「讓所有員工都了解公司願景」這種聽起來像日本熱血漫畫情節的做法是可行的嗎? 完整文章
因為每年的台北國際書展都緊挨著農曆春節舉辦,不管是在年前還是年後,都會和年假前後的工作全都纏在一起,所以在出版業工作,每年的這段時間都不免忙亂;但也因為會有不同國家的作家趁台北國際書展、帶著新作到訪台灣,所以在出版業工作,就有機會比一般讀者見面國外作家的不同面向。 完整文章
擅寫也愛寫大部頭作品的世界知名恐怖小說作家,第一本繁體中文電子書不但是個並不厚重的中篇,也沒填塞什麼超自然的驚悚情節,這是怎麼回事?十三年前寫出一本全球暢銷小說,十三年後又磨出另一本全球暢銷小說,而作者在寫序時說,這本寫了十三年的作品,其實是個自己更早之前想說、但那時還沒有能力說好的故事,這又是怎麼回事? 完整文章
到京都住兩年,做一部與台灣有關的金馬獎得獎動畫;到內蒙古找大象,拍一部與人生有關的金馬獎得獎電影。那些亮眼的獎項,來自靜默沉潛的文字,或許是自我探究的散文,或許是反映生活的寓言。 人生在世,有些時刻得成為為了領獎走進聚光燈下、舉手投足都被放大檢視的焦點人物,更多時刻雖然身處聚光燈外,但很明白典禮能夠順利進行全靠自己卯足全力。聚光燈裡的不見得表裡如一、聚光燈外的不見得無足輕重。 完整文章
每逢年度交界,各大出版通路都會公布該通路的年度暢銷榜,而從全球界最大繁體中文電子書通路Readmoo讀墨的年度百大暢銷榜單來看,本應是各國出版市場當中佔比最大、但在國內其他出版通路早已勢微的文學小說,仍然佔了Readmoo年度百大暢銷榜的25%,可見熱愛閱讀「故事」的讀者並未消失,但生活習慣出現轉移,出版業及通路只要重新找到與他們接觸的管道,他們很樂意透過不同的形式讀書。 完整文章
我們成天都想開始很多事:開始運動、開始培養新興趣、開始整理亂得像鬼屋一樣的房間,或者開始閱讀好像這輩子都讀不完的《追憶似水年華》。但有時候光真的「開始」去做就不大容易,真的堅持到「完成」的比例就更少;那些可以按部就班把事情完成的人,不可能每個都比我們更有意志力吧?他們到底是怎麼辦到的? 完整文章
Netflix近年相當風光,擴大了影集與電影的可能性、創新了影視產業的商業模式,也重新建構了網路時代觀眾的收看習慣;不過,這個品牌二十年前剛創立的時候,只是美國一個小小的地區型DVD租片商──他們做了什麼,才能在同業盡皆凋零的新世紀逆勢成為線上影音平臺的霸主? 完整文章
有些書因為經典,可以反覆讀、可以挑想複習的章節讀、可能為了找資料做研究讀,甚至可能為了註釋或翻譯的版本比較而讀(利用可以試讀的電子書做這事實在太方便了啊)──所以這類書會進入閱讀榜。 有些書因為精采,所以雖然字數常常很多,但一開始讀就常常停不下來,尤其是不分冊的電子書連換書的功夫都省了,真是完全邪惡的追進度工具──所以這類書會進入閱讀榜。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