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說《科學怪人》是第一本科幻小說,也有人說《格列佛遊記》是第一本科幻小說──《科學怪人》一看書名就又科(科學嘛)又幻(怪人嘛),這很好理解,但《格列佛遊記》到底哪裡科幻了?它不就是格列佛到小人國去拉軍艦之類的冒險故事嗎?它是兒童文學、或者感覺像是奇幻,再怎麼講也不會是「科幻」吧? 不過,稍加解釋,你就會發現把《格列佛遊記》當成科幻小說,其實有憑有據,不是亂講。 完整文章
潛入敵國是間諜任務,和殺手、讀心小鬼(還有能預知未來的大狗)組成拼裝家庭倒有點像家家酒遊戲;移民的距離不用從東方到西方那麼遙遠也會遭遇巨大的文化衝擊與階級困境,而時間橫跨百年仍有許多東西根深蒂固地盤踞人心沒什麼改變;我們想像中的北歐福利國家仍可能充滿隱性歧見,而未來的科幻元素與古老的傳奇故事其實可以彼此結合。 完整文章
文/犁客 「他就很像班上那種成績超好的同學;哈佛畢業、修了文學法學,也修資訊,當工程師之後又唸法學研究所、考上律師,還生了兩個小孩!」譚光磊說,「而且他的小說產量很可怕,現在可能已經發表超過一百三十篇,有段時間到處都看得到他的作品。」 完整文章
文/黃淑芳 ※原刊於【中央社】,經同意節錄轉載,原文連結請見文末 ※ 若用武俠小說的辭彙描述,劉宇昆(Ken Liu)是個罕見的奇才。他在中國甘肅出生,11歲隨父母移居美國,在哈佛大學一口氣修習文學、法律、資訊工程;畢業後先是在新創公司當工程師寫程式,然後做了律師,主攻專利與企業法務,利用每天搭火車通勤的時間寫小說,單程寫個500字之類的。 完整文章
作者是台灣人,使用華文,寫出來的文學作品是台灣文學。這很直覺,沒什麼問題。 如果作者是台灣人,使用英文,寫與台灣相關的文學作品,算是台灣文學嗎?如果作者是台灣人,使用英文,寫的作品與台灣無關,算是台灣文學嗎?如果作者是台灣人,使用華文或者台文,寫發生在其他國家的故事,算是台灣文學嗎?如果作者不是台灣人,但使用華文或者台文,寫與台灣相關的文學作品,算是台灣文學嗎? 完整文章
我們習慣把某些專業視為日常的一部分,例如烹飪做菜,就算是米其林主廚的手藝,我們都會覺得並不遙遠(只是吃不起);但我們也習慣把某些專業切割到日常之外,例如科學。但事實上,科學研究的起點就是日常裡的各種好奇,科學家關心的,和大家差不了太多──有沒有阿飄?科幻片那些東西做得出來嗎?今天晚飯到底要吃什麼? 完整文章
文/劉宇昆 夜裡,天上掛著半個月亮,一聲偶然的貓頭鷹叫聲傳來。 一戶生意人家,丈夫、妻子和所有家僕都被遣走了,偌大的房子安靜得詭譎。 我和父親蹲在庭院裡,文人石後面。透過石上的許多小洞,能看見那戶人家兒子房間的窗戶。 「小君啊,我可愛的小君……」 年輕人囈語似的呻吟令人不忍。他半瘋半傻,為了他好,父親把他綁在床上,留了一扇窗沒關,讓遠處田間的清風帶走他悲傷的呼喊。 完整文章
公視影集《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像是加了奇幻或科幻元素的劇情片,吳曉樂的文字原著《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則是更加貼近現實的教學現場觀察紀錄片。同樣的題材在不同創作者手上會變成樣貌不同的作品,而好作品都會讓人從中透視現實。 完整文章
文/臥斧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幾年前有回某文壇前輩同俺閒談之際提到「小說拿掉故事之後,還剩什麼?」──會提到這事,大抵是因聊到關於「文學」的看法,前輩的說法,大概的意思是以小說這種文學形式而言,當中屬於文學的藝術成分,來自「故事」之外的種種,某方面看自然與故事本身相關,但某方面看也不完全相關。 舉個例子。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