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我國中時候喜歡讀奇幻,」江佩津說,「《魔戒》、《哈利波特》,那時流行的,還寫了同人文在網路上發表。」 倘若看過《壹週刊》簡短但充滿餘韻的人物專訪、看過臉書「佩妮吃透透」粉絲專頁的採訪影片,那麼就可能曾透過江佩津的視角觀察人;倘若關心環境或社會議題,在網路、雜誌或書籍中讀過相關報導,那麼就可能曾透過江佩津的視角觀察世界。 完整文章
文/金英夏;譯/胡椒筒 我教學生寫作的時候,問過他們這樣一個問題,「怎樣才能有效的讓讀者知道登場人物是富人,還是窮人呢?」很多學生給出了答案,其中最多人回答的是,藉由登場人物的穿著、房子和汽車來表達。如果是昂貴的衣服、大房子和德國產的汽車,那誰都會知道他是富人了。反之則是貧窮,穿著破爛的衣服,住在快要坍塌的房子裡,出門只利用大眾交通。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秋刀魚之味》全片沒有出現秋刀魚,是我對小津安二郎最深刻的記憶。 一如當年做向田邦子《父親的道歉信》,同事Y說邦子的文章像深夜遠處賣麵茶的吆喝,只聽到小販敲的卡卡響聲,即聞到了麵茶香。 對我來說,小津和較晚出生的邦子共同生活的日本昭和時代氛圍,即使經歷戰火,就是秋刀魚、茶泡飯、南瓜,還有小津自稱的做「豆腐」的。 完整文章
文/寧若曦 成為了習慣向前看的大人後,我們總是會牢牢的記著未來目標,卻很容易遺忘當初。 走著走著,很容易走偏了,也忘記了開始時的勇氣和單純。 說穿了,「大人」就是一群很容易遺忘的動物。 在我成長的這些年來,為了不成為這樣的「大人」,我花了很多力氣。偶爾逃跑,偶爾失望,偶爾妥協,偶爾強迫自己鼓起勇氣做很多人眼中既衝動又不智的決定。 完整文章
前一陣子,連續讀了兩本愛情散文集,頗有感觸。作者都是心思細膩、心意溫暖的男生,一是陳曉唯《我們回家吧》,一是謝凱特《普通的戀愛》。 《普通的戀愛》整本書寫的都是感情。面對飄忽易變的情感,進退之間,有困惑,有體會,有喜悅,有沮喪,有勇敢的時候,更有脆弱的片刻。謝凱特的心思敏銳,一點點風吹草動,無非是感情的試溫,心意的試探,是步步探索,層層探問:眼前這個人是不是對的人?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寫作者很難不受應當推陳出新,出其不意,或者耍花槍炫技,或者語不驚人不罷休,諸如此類的魅惑。 文章要引人注目,就算明知過火是下策,也忍不住想賣弄一下。 思果先生就是「為文宜淡而有味」的服膺者。不論是散文創作、譯筆,都字字斟酌,尤重聲韻協和,更重其心。 什麼心呢,真、誠、質、樸,所以簡約、有致。 完整文章
「文字是最溫柔的海域」 第21屆磺溪文學獎於5月6日正式啟動、開放收件至6月20日截止收件,總獎金高達110萬元;徵選新詩、散文、短篇小說、微小說、報導文學、電視電影劇本6類作品,希望廣邀創作者以彰化意象和書寫彰化縣風土民情為發想;歡迎熱愛文學、喜愛書寫創作的朋友們踴躍投稿。活動詳情請至磺溪文學獎報名網站查詢,網址:http://libs.bocach.gov.tw/chhsl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