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松重豐 譯/李彥樺 寺院內部遠比想像要寬廣得多,因為下雨的關係,一個前來參拜的客人也看不到。我走了一會兒,看見櫃臺在左手邊。我在櫃臺付了七百圓的拜觀費,從窗口老人的手中接過找零的零錢,及一本蓋了印章的小冊子。這就跟門票是一樣的概念。就當作是我為了躲雨,走進咖啡廳點了一杯咖啡吧。 完整文章
文/ 伊森 我開始喝咖啡,是升機長那一年的事。 那個時候的航班緊湊,時間又早晚不定,例如要在東京凌晨三點鐘起床準備,從羽田飛到台北不過上午十點;或者半夜十二點從雅加達離地,經香港攬些轉機客人,落回桃園才早上九點。這樣的時間帶無非是為了配合旅客行程,是航空公司的服務之道,在亞洲裡面轉圈已是如此,更不用說時差丕變的歐美澳洲,我等從業人員需要時時刻刻醒著。 完整文章
文/ 洪愛珠 二○二○大疫之年,終於到底。 台灣與疫情擦邊而過,如乘高速列車,車廂內過著正常生活,窗外景色崩塌,人事消亡。明明遍地煙硝,隔著玻璃竟無聲響。旁觀他人之痛苦,心生陰涼,僥倖而恐怖。 我倆偏偏選在今年結婚。 瘟疫之年辦喜事,惆悵歡欣交織。我們在台北,無求婚,無蜜月,倒是一切不缺。因台北的平安,和台北人的成全,辦成一場婚禮。一年中的得失聚散,此文為記。 其一 赤峰街上有家書店 完整文章
吳妮民的散文著作《私房藥》《小毛病》,讀來扣人心弦。她從醫師的角度,以文字逼視衰頽老病的殘酷與無奈,不論寫的是靜態如頹然臥病,或者動態如病患血崩膿噴,或千鈞一髮的急救措施,均寫得令人怵目驚心。即使只是平實寫下日常見聞,如暗夜救護車鳴響的警笛,老年人空洞眼神下的漫漫寂寞,也能讓人感同身受而勾起驚心感應。 完整文章
文/明星煌 沒有未收到的訊息,只有他不想回的你 在愛情的對話裡,你有多愛他,你就有多孤獨。 #秒回 #emoji #已讀不回    BGM:〈魚〉(演唱者:聽到會感動落淚的Band——怕胖團) 一箭穿心是什麼樣的感覺,就是你看見這句話的滋味,我們都一樣,誰都體會過這種他不夠愛你的為難。 完整文章
文/言叔夏 我的一些朋友都紛紛活過三十歲了。年輕的時候,總有一群友人說絕不活過三十年。為什麼不是二九或者三一呢?想來這也是一個充滿記號的浪漫說法。記得某次聊天不知道是誰說的:「三十歲以後,就是換取的孩子。」而那時我們以為拒絕或者換取,都是可以選擇的。如同選擇一片海。一幢鐵軌旁邊的屋子。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