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詹宏志 「……他們已經適應了這個新的阿拉伯世界,反倒是我難以接受這樣的改變。」 ──威福瑞.塞西格(Wilfred Thesiger, 1910-2003) 讀著李娟書稿的時候,我卻沒來由地想起塞西格的情境與他說的話,也許我應該稍微解釋一下這個連結的緣由。 一九七七年,威福瑞.塞西格重返阿曼,這時他已經是名滿天下的大探險家,然而他熟悉的沙漠世界卻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