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距今一年前的2018年3月,第十三屆中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外頭,出現有趣的一幕。 當時一堆記者在會場外等著向與會官員提問,其中有個穿紅色套裝的記者提問冗長、語意不清,在她身旁的另一名藍衣記者越聽越不耐煩,先是皺眉、再是深呼吸、然後撥頭髮、轉頭看看紅衣記者,露出終於嫌惡得受不了的表情,翻了個白眼。 攝影機捕捉到這一切。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多年以來,每年年初的台北國際書展「狀況」好壞,似乎都是用進場人數在計算的,加上連著好些年的年末,都會看到某些媒體刊載出版業這一年多麼悲慘淒涼的新聞,所以這些年的年度之交,常會先看到幾則換形容詞但內容幾乎沒變的寒冬苦情新聞,再看到幾則公眾人物逛書展買書和進場人數多少多少的熱情活力新聞──然後講的都是出版業。 完整文章
文╱管中祥(中正大學傳播系副教授、「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庫長) 我不確定這是不是李容馬的最後一本著作,因為,腹膜癌末期的他,寫下生命的經歷留給雙胞胎兒子,而此刻,他正在京畿道的家中靜養。 這是一位父親寫給年幼孩子的「傳世家書」, 不過,李容馬寫下的不單是自己的生命歷程,也是韓國的當代媒體史,並且是一部將個人生命鑲嵌在韓國社會的政經發展史。 完整文章
文/犁客 仔細留意新聞報導,你可能會有種感覺:最近恐怖的凶殺案件很多。   媒體或許會同時告訴你其他新聞:例如我們剛度過歷史上最熱的五月,例如凶嫌會從媒體新聞裡模倣做案手法。看完新聞,我們覺得台灣實在太恐怖了,應該亂世用重典。 五月很熱是事實,凶嫌會被媒體影響,也是事實。但台灣的犯罪率其實連年下降,包括今年在內。 媒體可能只是把事實擺在一起,沒有直接告訴我們那樣的結論。 完整文章
文╱泛科學「科學新聞解剖室」專欄作者群;繪╱劉嘉圭 案情:妙齡少女離奇死亡? 二○一五年六月五日那天解剖員看見一篇新聞,標題是〈嗜吃鹽酥雞,二十三歲女腸癌逝〉[1],不得不說,解剖員真是驚、呆、了!(下巴掉),新聞的內容提到: 完整文章
文/龐文真 雖然沒去倫敦書展,在我常看與聽的新聞和推特上,不時有訊息進來。檢視這些訊息,挑和數位相關的訊息,分享我的觀察: 「平盤就是上升 」(Flat is the new up.) 的時代 有聲書興起的時代 (Rethinking Business, Rehearing Audio.) 位在中數位時代(Mid-Digital Age)的價值 平盤就是上升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我們就是想讓一般人認為法律好親近啦,」楊貴智笑著說。 楊貴智是「法律白話文運動」網站的站長,也是個正牌律師。2014年318學運因「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定」而起,楊貴智找來鑽研國際法的朋友,在網路上寫「服貿科普文」,想趁機讓大眾認識相對冷僻的國際法。 完整文章
文/林照真 科技先行後,新聞被迫調整面貌與型態,這樣的例子經常發生在社群媒體身上。《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就曾經報導,美國發現頻道(Discovery Channel)發生工作人員遭挾持,這個訊息便是由民眾首先從推特發出而成為眾所矚目的社會新聞,並非由傳統媒體率先報導。可見在速度上,傳統媒體已經無法和推特等新媒體競賽(Farhi,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