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作品之所以重要,是因為它們像是作者在寫出成名經典之前的實驗紀錄,或許不見得像成名經典那麼氣勢完整,但擁有更多趣味、揉入更多想法,而且擁有成長發展之前趨近於「無限」的可能性。 有些作品之所以重要,是因為在它們問世之前,幾乎沒有人用那樣的視角看世界,寫出這些作品的作者,提出了一種解譯世界的全新角度,這個角度啟發了更多的觀察者,有的用類似的方式分析不同領域,有些用不同的角度挑戰相同觀察。 完整文章
老實講,儘管文案宣傳,「竟有如此熱血的小說,每三行畫線一次,每五頁便熱淚盈眶」,但這些賣點反而是我擔心的,那往往意味著,作品呈現的是太過熱血,太一廂情願,太簡化,太公式化的情節走向。 日本作者的作品,每多過於熱情激情的吶喊,尤其日劇與日本電影。當美美的女主角對著一群螢火蟲,握拳高喊:「螢火蟲,我們一起加油(甘八爹)吧!」類似的畫面怎麼看都令我坐立難安。 完整文章
談到日劇和電影之中的警探,你會想到誰呢?而在原創劇本之外,也有不少警探是來自小說世界。讓我們追隨這些登上銀幕螢光幕的警探身影,一同探索日劇裡改編警探劇的發展吧! 「【犢講座45】穿梭銀幕螢光幕的小說警探搜查線~獨行俠、好搭檔、專業團隊~ 」講座資訊 主講人:林依俐 時間:2016/11/30(三) 19:30-21:00 地點:紀州庵文學森林二樓(台北市中正區同安街107號) 完整文章
這個世上有三種東西不可取, 老人家的得意話題、通信販賣的東西、 還有就是……犯案現場被壓壞的錶。 ──日劇《古畑任三郎》第二集開場白 美國時間2016年8月7日,陽光普照的週日午後,在丹佛市的庫爾斯球場(Coors Field)上,美國職棒大聯盟邁阿密馬林魚隊(Miami Marlins)的一壘指導教練Perry 完整文章
2016年二月起,台灣出版業沒有太多好消息,先是台北國際書展遇上瓶頸,再來是新任文化部長提起將考慮施行「圖書統一定價制」而引來一番激辯,更甚者,則是有作家出面抗議折扣戰的折讓問題,讓出版社決定縮減版稅以減少支出,嚴重傷害了創作者權益。將眼光從業內往外看,通路的銷售報表傳來令人痛苦的數字,再怎麼新鮮有趣的書籍題材與行銷策略,似乎勾不住讀者的心。 「讀者跑哪裡去了?」很多出版人驚慌地問。 完整文章
文/侯力元 常見的日劇結尾處理方式,就是讓大家一起喝一杯:不管是通力解決刑事案件的前輩後輩;還是與客戶簽訂商業契約的上司下屬;決定要試著在一起的青年男女,到了一集的最後,這些重要角色聚集在霓虹璀璨的繁華街上,相偕走進一間老闆親切迎上前來招呼的熟店。警探片出現燒鳥店的機率比較高;商業片大多是去 Snack 完整文章
文/張耀升 小編碎碎念:當上個世代的價值觀被下一個世代推翻取代的同時,一句「我愛你」也在不同世代中各自演繹著⋯⋯ 關於愛因斯坦的狹義相對論的時間膨脹,有個比方是這樣的:如果有一對雙胞胎兄弟,弟弟待在地球,哥哥上了高速火箭,火箭的速度越快,時間便越慢,於是天上一天,人間或許一年,地上的弟弟成了遲暮老人,天上的哥哥還是慘綠少年。 那是因為時差。完整文章
文/犁客;照片提供/莊培園 雖然全世界使用華語的人口數量龐大,但因種種因素,在臺灣從事出版工作,總會覺得市場似乎很小,閱讀人口似乎很少,無論怎麼努力,銷量就是只有那麼一點點。要進軍中國市場,可能得要處理一些限制,但除此之外,彷彿沒有什麼地方可以再使得上力。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