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被放在同一個大分類當中的作品,有時讀起來根本不像同一類的作品,舉例來說,金庸、古龍、溫瑞安的小說一讀都會覺得是武俠小說,但想想故事其實差別非常大,會覺得它們是同一類,主要是因為場景感覺都像某個「古代」。 日本的「時代小說」也一樣。 完整文章
「有生之年,我會將《北一喜多捕物帖》和《三島屋奇異百物語》系列一直寫下去。」日本國民作家——宮部美幸創作生涯全新挑戰! 16歲的菜鳥捕快╳隱匿市井的神祕少年在繁華卻危機四伏的江戶街道上,如何破解人性百態引發的不可思議事件,找到安身立命之所? 十六歲的北一,是深川元町的補快——千吉老大的徒弟。由於是年紀最小的徒弟,無法參與或協助捕快的差事,主要在千吉老大本行的文庫屋工作。 完整文章
連不讀日本推理的讀者,都可能聽過宮部美幸的經典大作《模倣犯》,但不讀宮部美幸,就很難體會她的故事為什麼會那麼有魅力。如果覺得《模倣犯》厚厚兩大本像殺人凶器實在很難處理,那可以從單冊的、薄一點的、設定絕對讓你很有熟悉感受又有電子版的「杉村三郎」系列開始!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我親手拿過戰國時代留下來的文物,」胡煒權說,「織田信長寫的信、歷史人物把玩過的小物,拿在手裡,會覺得直接在和歷史對話。」 許多人對日本戰國的認識,來自大河劇或者動漫遊戲,這類改編作品一直是日本文化當中的強項,也是對外輸出的利器;不過生在香港的胡煒權,並不是因為看劇或玩遊戲而栽進戰國世界的。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宮部美幸寫推理小說──就算你沒讀過宮部美幸的作品或者根本不讀推理小說,可能都知道這事,甚至知道宮部美幸的作品《模仿犯》多被推崇、寫了多少日本社會眾生相。 事實上宮部美幸不止寫推理小說。她也寫時代小說、奇幻小說、科幻小說,有時候還會把不同類型混在一起寫。故事的發生背景可能是現代的日本,也可能是江戶時代的市街、古今相互穿越,或者完全架空的異世界大陸。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