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台灣,如果你在解嚴之前接受國民教育,可能會覺得我們的國家強盛了五千年但從19世紀接到20世紀的時候一直被全世界欺負。如果你在解嚴之後接受國民教育,可能看法就會不大一樣,甚至會發現學長姊們認為的那個「我們的國家」,其實好像,呃,那個是「我們的」國家嗎? 完整文章
文/李香凝;譯/廖桓偉 一九六四年,李小龍已經在加州奧克蘭市成立了他第二間武術學校。他娶了我母親,夫妻倆正在期待他們的第一個小孩,也就是我哥哥──李國豪。 李小龍在西雅圖與奧克蘭開的學校,叫做「振藩國術館」,傳授詠春拳(他年輕時在香港學的武術)的稍微改良版。我說「稍微改良」,是因為當時李小龍打算改良一些技巧,並且進行實驗。 完整文章
文/臥斧 1980 年美國派拉蒙影業決定拍攝《13號星期五》第一集時,想的不是「喔耶我們想到了一個超酷的殺人魔角色所以來拍一系列恐怖片吧」這種事情,而是直接單純叮噹響的一個字:錢。 派拉蒙影業之所以會覺得拍恐怖片有利潤,是因為在兩年前,亦即 1978 年,約翰.卡本特(John 完整文章
朋友某,凡有不如意,嘆惜一聲之後,輒喊「命運啊!」凡事歸之於命,怨念只短暫停留在當下的憾恨,不致長留疙瘩在心裡,日子好過多了。我很羨慕他。 佛家講緣。得到,得不到;保有,失去,都是一種緣。時也,命也,運也。如此觀想,說來容易,做到不易。這和算命是不一樣的。有人大小事都以命相師指示為依歸,這樣活著有什麼意思呢?人有運命,得失自有軌跡,盡人事,聽天命,所謂豁達,就是如此。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