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舉手】碎裂的美好:閱讀黃麗群《海邊的房間》

文/晚安貝拉 初次認識黃麗群的名字,是2019年出版的散文之作《我與貍奴不出門》。書才剛出版不到一週,幾個朋友已經早早完食,雙眼發亮地在聚會裡大聊特聊,實在耐不住好奇心,手刀購入、翻開書扉,從此成為了黃麗群的忠實粉絲。 當初閱讀《我與貍奴不出門》的驚艷,在《海邊的房間》裡以不同的形式再次出現,瑰麗細…

鹹酥雞好吃但不健康,就像政治之於台灣人

文/柯裕棻 不知台灣何時何人開始吃鹹酥雞的,更不知道是哪一攤哪一地最早開始這生意。有一說是台中,另有一說是高雄,這兩種說法都頗有可能。台中人擅於開發各種新的飲食與休閒方式,而高雄如此生猛有活力,也極可能發明這簡便的零嘴宵夜。現在一切的起源自是不可考,我只記得遠在一九八○年代後期,台北的夜市已經偶爾可…

那被男客人輕薄看壞了的女孩

文/柯裕棻 說起那女孩,古董舖的老闆喜歡說:「當初就是因為長得像北宋觀音才雇她的。」 女孩確實非常像店裡珍藏的一尊觀音雕像,臉頰輪廓豐腴,眉眼細長,長髮在腦後盤一個小髻。這樣的五官作為雕像看來沉靜婉約,端正和諧,但是作為一個活生生的人,卻有種說不上美醜的怪。也許是比例問題,因為那臉顯得短而平,雙眼的…

再現痛苦,同時找到與自己相處的方式──專訪《卸殼》作者江佩津

文/犁客 「我國中時候喜歡讀奇幻,」江佩津說,「《魔戒》、《哈利波特》,那時流行的,還寫了同人文在網路上發表。」 倘若看過《壹週刊》簡短但充滿餘韻的人物專訪、看過臉書「佩妮吃透透」粉絲專頁的採訪影片,那麼就可能曾透過江佩津的視角觀察人;倘若關心環境或社會議題,在網路、雜誌或書籍中讀過相關報導,那麼就…

《繁花》作者金宇澄:想寫透一個人,是根基全錯的表現

文/金宇澄;記錄整理/沈眠 冬日的氣息方近,「2017 Openbook好書獎」名單揭曉,中國作家金宇澄的《我們並不知道:金宇澄散文》(東美出版社)榮獲年度好書.中文創作,他也特地由上海搭機來台領獎。趁此難得機會,Openbook編輯部邀請台灣作家柯裕棻,在鄰近古蹟紀州庵的東美出版,獨家專訪金宇澄。…

【陳柏青之大人的廚房】溼料理

春天是溼的。無處不溼,梅雨未到,已經有了味道。空氣中自有一種軟,一種浸潤,觸之若有物。讓人緩。也不到滯,心裡卻意想遲遲了。就是帶水的,才會拖泥,乾乾的柏油路上留下一道泥巴印跡,昨夜有雨經過,今天依然很多事情沒有做呢,拖延的,只在心理留下痕跡。 一個人,不是春天,只是秘密。大家一起溼,近乎春了。人們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