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柯裕棻 不知台灣何時何人開始吃鹹酥雞的,更不知道是哪一攤哪一地最早開始這生意。有一說是台中,另有一說是高雄,這兩種說法都頗有可能。台中人擅於開發各種新的飲食與休閒方式,而高雄如此生猛有活力,也極可能發明這簡便的零嘴宵夜。現在一切的起源自是不可考,我只記得遠在一九八○年代後期,台北的夜市已經偶爾可見這種攤子了。當時大概也沒有人料到這麼油滋滋的食物可以風靡全台吧。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我國中時候喜歡讀奇幻,」江佩津說,「《魔戒》、《哈利波特》,那時流行的,還寫了同人文在網路上發表。」 倘若看過《壹週刊》簡短但充滿餘韻的人物專訪、看過臉書「佩妮吃透透」粉絲專頁的採訪影片,那麼就可能曾透過江佩津的視角觀察人;倘若關心環境或社會議題,在網路、雜誌或書籍中讀過相關報導,那麼就可能曾透過江佩津的視角觀察世界。 完整文章
文/金宇澄;記錄整理/沈眠 冬日的氣息方近,「2017 Openbook好書獎」名單揭曉,中國作家金宇澄的《我們並不知道:金宇澄散文》(東美出版社)榮獲年度好書.中文創作,他也特地由上海搭機來台領獎。趁此難得機會,Openbook編輯部邀請台灣作家柯裕棻,在鄰近古蹟紀州庵的東美出版,獨家專訪金宇澄。以下是訪談摘要。 上海印象、台灣感覺 完整文章
春天是溼的。無處不溼,梅雨未到,已經有了味道。空氣中自有一種軟,一種浸潤,觸之若有物。讓人緩。也不到滯,心裡卻意想遲遲了。就是帶水的,才會拖泥,乾乾的柏油路上留下一道泥巴印跡,昨夜有雨經過,今天依然很多事情沒有做呢,拖延的,只在心理留下痕跡。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