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沈眠 一年一度、詩壇盛事的臺北詩歌節,2020年的主題為「所以我們發光」,準備了各式精彩詩歌活動與展演,以及題目多元的詩講座。10月9日晚間於思劇場,以「花摸過我,詩走成畫」為題,兩位出身美術體系的詩人馬尼尼為、潘家欣進行對談,由詩人林蔚昀主持並參與座談,針對詩歌與藝術世界的現實性,以及遊走於母親、創作者身份之間,三位詩人真切分享自身的觀察與體會。 創作是對應生命有缺口或疑問 完整文章
文/沈眠 一年一度、詩壇盛事的臺北詩歌節,2020年的主題為「所以我們發光」,準備了各式精彩詩歌活動與展演,以及題目多元的詩講座。十月七日晚間於藝風巷,幾位去年出版了第一本詩集的青年詩人齊聚一堂,由《潔癖》林夢媧、《一次性人生》吳緯婷、《初醒如飛行》李蘋芬,以「從疼痛開出花來」為題進行對談,《Mini 完整文章
文/林宣瑋 悲傷是文學作品中常出現的元素,似乎每位作家都可以信手捻來。角色可以在字裡行間恣意灑淚,淚水如斷線珍珠遍灑玉盤。悲傷好像很容易,也很浮濫。 但真正的悲傷,卻是筆墨難抒的痛。悲傷不是一種技術,它是一種生命中難以承受的痛。 把悲傷用文字袒露給讀者,將傷口撕裂讓旁人觀曉,又更是痛上加痛。 完整文章
文/楊佳嫻 至今我仍記得妹妹房間的氣息。 汗味,體味,食物,菸味,滲進牆壁和一切家具。當初搬家時,妹妹自己選了這個沒窗戶但較大的房間。我不太願意進去,那氣味有拒人千里的意思,彷彿突然闖進以為封存多年其實一直有人秘密使用的防空洞。她在躲避誰發動的空襲? 完整文章
我格外留意散文作品裡,提到的父與母,以及親子關係。有的父母慈、子女孝,譜出一曲甜蜜的家庭,儘管讀起來不免有縹緲飄浮之感,仍為人間有這麼好的家庭相處模式而欣悅。有的關係不睦,或疏離,或怨懟,讀來驚心動魄,糾結難解,它們寫出我部分心結,不為外人道也的隱隱心事。李煒《4444》、廖玉蕙《後來》等作,因此於我心有戚戚焉。楊佳嫻的散文,也屬此類。 完整文章
八○年代初的台灣,女性主義尚未引起廣泛討論之時, 袁瓊瓊在〈自己的天空〉以其通達人情的觀察及敏銳的文字, 描述當女性面臨家庭與自我之間的困境,如何掙脫婚姻桎梏,尋求獨立自主。 這部率先啟發女性自覺的作品,也為當代讀者帶來了鼓舞的力量。 而到了二十一世紀,更多的女性開始勇於追逐自己的夢想, 《自己的天空》中的十四篇短篇小說,將帶給現代讀者怎樣的感觸與啟發?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同樣以五、六歲小女孩的視點,描寫自己成長的封閉、偏遠的家鄉,一個位於美國阿拉巴馬州,仍充滿著種族與階級歧視的地區,一個是備受封建禮教荼毒、甘於浸在醬缸裡冷漠度日的中國東北鄉野,然而主人公面對事態的方式與心境如此截然不同。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