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楊富閔 號作騎樓也好、亭仔跤亦可、多數人則叫它亭仔腳,我很早就發現自己的語言文字離不開它──亭仔腳有時平鋪著與家屋同款的地磚,一如客廳之延長;也像馬路左右延伸特殊空間,隱隱然結構我出生至今二十五年來觀看世界的角度、盲點與成見── 亭仔腳是我書寫的位置:關於文學也關於身世。 完整文章
◎ 楊富閔的心靈小史,語言符碼的跨界想像,看見文學與音樂、文學與偶劇、文學與「文學」的轉譯交錯。五感全開,活跳展演二十一世紀有聲的文學!   ◎ 臺北市立國樂團主辦的 2019「臺北市傳統藝術季」,將楊富閔的散文作品《我的媽媽欠栽培》搬上舞台,以母親為軸心,描寫臺灣媽媽們看似什麼都會,總是為家庭奉獻犧牲,卻沒有自己的故事寫照。 ◎ 完整文章
文/李秉樞;人物攝影/Wu René 吳翛 滿滿咖啡廳,坐落在鬧區中的靜巷。室內斑駁的磚牆下,有著童年的木馬;一旁的書櫃上,陳列幾本你我長大後才讀懂的文學書。角落的植栽,靜靜呼吸。冬日午後,木桌上擺放的檯燈,投遞出一片暖黃。《花甲男孩轉大人》的編劇群,慢慢地訴說起,關於故事的心事…… 完整文章
文/楊富閔 你聽過「切心」的聲音嗎?別著急,讓我先從一卷空白錄音帶講起。 空白錄音帶簡稱空白帶,市售大抵分六十、九十、一百二十分鐘三款,不管在鄉村、在都市賣場銷路都不太好,空白帶功能性窄,卻被我們一群廟後囝仔當成玩具、還發揮得淋漓盡致。 完整文章
文字紀錄/詹叁朗;攝影/詹叁朗、黃柏軒 文字編輯/陳育萱 地點:誠品台大店 人物:《解嚴後臺灣囝仔心靈小史》作者楊富閔、《不測之人》作者陳育萱 前言:《不測之人》新書對談開場前十分鐘,富閔匆匆從台大校園另一端趕來。才一站穩,對話就旋繞著靈感話題噴發了…… 關於靈感,我們想說的是 陳育萱:「先等你喘一下,待會兒來聊聊靈感的事。」 楊富閔:「好(調息中)。」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