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聚在一起好辦事,互相幫忙、互通有無,外頭有麻煩了也可以一起對付──所以,聚合成團體的原初目的是要解決問題過日子,不是要給自己製造問題。不過聚在一起不免生出新問題,聚在一起的大家必須一起面對──所以才有制度的抗爭、辯論、修正,以及持續進步。不過有些在團體裡拿到權力的人不會想讓其他人和自己一樣,他們覺得大家都該被他們管,有時,他們覺得被他們管的大家還不夠多。 完整文章
文/愛麗絲 「你瘋了,我的孩子,你必須去柏林。(DU BIST VERRÜCKT MEIN KIND, DU MUSST NACH BERLIN.)」陳思宏以這句話替讀墨簽書講座開場,今日他談的是書以外,卻也是寫盡書內一切的柏林,「今天是旅遊講座,我知道很多人最想去日本,但我要帶大家去柏林!」 完整文章
文/陳思宏 她拖著大行李走過柏林安靜的街道,行李箱輪子在石板路上掙扎,路面上的石子長時間被踐踏,怨氣濃,以崎嶇阻撓,行李箱數次掙脫她的拉扯。真的好安靜,午後的陌生街道,無風無人。怎麼可能,這不是德國首都嗎?不是有幾百萬人口嗎?為什麼這麼安靜,人呢?揉眼左看右看,就是找不到龍蝦跟海馬。手機沒電了,小弟的地址存在手機裡面。完了,真的完蛋了,一定是走錯路了。 完整文章
文/愛麗絲 陳思宏人生裡第一場電影,在彰化永靖城腳媽。那是宗教殺戮的場所,但殺豬獻祭與露天電影院在同一個小廟廣場,投影幕與他的目光同時亮起,上演魔幻時刻,而他與姐姐進員林國際大戲院看的第一場電影,則是《蘇菲亞的選擇》。「當年姐姐很想看那部限制級電影,一直很擔心無法夾帶我這跟屁蟲進去,還好啦,那時候只要能賣票就好,誰還管你幾歲啊!」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