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克新聞】S3EP35:你的數位軌跡如何被資本主義用來賺大錢──《監控資本主義時代》

《監控資本主義時代》標示了一個對人類來說進退兩難的困境。一方面我們需要數位技術的持續發展,另一方面,我們又不想面對,不受控的監控資本主義,對於個人自主性、隱私權、自決權的侵害。 這段歷史到底發生什麼事?為什麼監控資本主義可以逃過法規中層層疊疊對於個體權利的保護。為什麼社會的意識形態會認為,所有人類行…

死刑,我們有把復仇權利交給國家嗎?

有種支持死刑的說法認為,在建立國家之時,就如同我們交出了暴力、偷竊等權利一樣,我們把復仇的權利讓渡給國家,因此國家不但有權利替被殺的人復仇,也有義務這樣做,否則就是辜負當初對我們的承諾。以下我試圖展開這種說法,並說明它可能有哪些問題。 我們放棄的那些權利,現在全都在國家手上嗎? 有些人對國家的想像是…

為什麼新自由主義不是自由主義

大概十年前開始,我逐漸相信自己是個自由主義者(liberal),舉例幾個跡象: 除非妨礙他人,否則我支持個體的權利。例如,我反對國高中因為學生不穿制服或「髮型怪異」而處罰他們。 除非會造成不公平的傷害,否則我支持交易的自由。例如考慮到大麻對身體的傷害甚至不如菸酒,我支持大麻的栽種和交易合法化。 我相…

持續的好意,只會被當作權利。

文/趙明局;譯/王品涵 「持續的好意,只會被當作權利。」 這是演員柳承範在電影《不當交易》中的經典台詞。當一個人習慣了別人的好意,便很難再對此抱持感激。假設各位不是時刻敏銳地對他人好意做出反應的人,在某種程度上,也算是過著享受「權利」的生活。 舉例來說,試想因為朋友總是先聯絡我,所以自己就不曾先聯絡…

這些令人欽羨的「荷蘭意象」並非荷蘭與生俱來

文/陳奕齊 臺灣酷兒運動的戰鬥路線是向邊緣挺進,荷蘭同志運動則是挺著胸往社會中心邁去。 2008 年 3 月中旬,阿姆斯特丹市政府宣布,入夜之後,在知名的馮德爾公園中「公幹」(public sex)將是合法行為,只要當事人不影響到公園其他遊客,同時完事後不遺留垃圾即可。這種大方開放的作風令人咋舌,然…

你的正義不是我的正義?桑德爾:先從「道德省思」開始

文/邁可.桑德爾;譯/陳信宏 探討一個社會是否公正,就是在問這個社會如何分配我們重視的事物──收入與財富、義務與權利、權力與機會、職位與榮譽。一個公正的社會懂得以正確的方式分配這些財貨,讓每個人得到自己所應得。困難的問題在於每個人究竟應得什麼,以及他們為什麼應得那些東西。 我們先前就已開始探究這些問…

「你要知道,過度的好意只會被當成權利。」

文/鄭文正;譯/徐小為 老公,你知道嗎?據說請朋友來家裡玩,然後煮義大利麵請他們吃的人有很高的機率是不太會煮飯的人。因為只要照著包裝標示上寫的時間煮麵,在市售的現成醬料裡加入洋蔥和培根,把麵倒進去,拌一拌、炒一炒就完成了。 這個故事讓我想到瑪芬蛋糕,不論是多菜的烘焙新手,想把瑪芬烤失敗都是一件相當困…

【朱家安不要偷懶了】義務教育究竟該教什麼?從公民責任出發

任何關於教育的爭議,不論是文言文、多元性別、本土意識,還是建構式數學,在正反多方論戰之餘,總有人提出「得要回到教育的目的來看,才知道什麼內容恰當」。我完全同意這個主張:教育政策是為了達到特定好目的的工具,要知道教育應該怎麼做,得要知道辦教育的目的是什麼。 上述教育爭議,是出現在國小至高中。這個階段在…

【朱家安不要偷懶了】啊嘶~少年仔,要不要來點自由主義啊~

現代社會最難解決的爭議,常常是那些涉及多元價值的爭議:兩群人對於事實有共識,但對於價值沒有共識,因此意見仍然相左。這種爭議很難解決,因為衝突並不是發生在那些可以藉由科學和邏輯來判斷對錯的議題上,而是發生在雙方對於「什麼是美好人生?」的價值判斷上。 舉例來說,即使這個社會已經搞清楚同性婚姻和相關經驗事…

【朱家安不要偷懶了】你的資訊全是錯的啊!──為什麼難以與某些宗教團體討論公共議題?

如果政治是戰鬥,民主政體的好處就是盡量用理由的戰鬥取代血肉的戰鬥:面對公共爭議,雙方或多方各自舉出理由,說服其他剛好有在聽的公民。 或許價值觀很難有對錯,但理由可以有好壞,所以,這種溝通方式在理想的情況下,即便不動用多數決,還是有機會解決一些爭端。然而,在公共討論中,有些理由註定無法出席戰鬥:來自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