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為了生活獵殺海象,那如果為了生活出售海象的權利呢?

文/邁可.桑德爾;譯/吳四明、姬健梅 數個世紀以來,在加拿大的北極圈地帶有為數甚多的大西洋海象,就如同美國西部的北美野牛一樣。體積龐大而無法自我防衛的海象,因其肉、皮、油及牙齒都甚具價值,成為獵人輕易就可獵殺的對象。到了十九世紀末期,海象的總數急遽減少。加拿大於一九二八年下令禁止獵殺海象,只保留很小…

他們的善良

文╱青木原 他們的善良 永遠在小事情查究真相 重要的事情卻相信謊言 永遠在計較些許的好處 宏大的幸福卻滿不在乎 永遠執著在膚淺的偽善 重大的正義卻掉頭不顧 永遠說著瘋子般的歪理 卻以為世界如此才正常 ※ 本文摘自《別忘了,許願池也吃金幣》,立即前往試讀►►►

我不想當革命家,只是想為權益發聲。

文/呂秋遠 Q:為權益發聲,為何被認為是麻煩人物? 我上國中有半年了,最近常常都有一些事情,讓我覺得很氣憤。我只是個國中生,對這些不太了解,所以想問問律師。 1.最近老師常常把「第八節」掛在嘴邊,還說以後第八節會上進度之類的,我去教育部查過,發現第八節上進度根本就是違法的,也不能強迫。我跟同學解釋,…

法律有時會與掠奪者站在一起,甚至會親自進行掠奪,好讓受惠者免於羞恥

文╱弗雷德里克.巴斯夏 要說有什麼說法是不證自明的,就是以下這點:法律是正當防衛這項自然權利的組織體。法律以集體力量取代個人力量,在有權行動的範圍內行動,做有權去做的事:保障人身、自由與財產權,「公平」地統治每一個人。 如果國家建立在這項基礎上,我認為秩序將不只是理論,而且能夠具體落實。我相信這個國…

同樣是訂製孩子,卻引發截然不同的反應?

文/邁可.桑德爾 幾年前,一對同性戀伴侶決定擁有一個孩子,由於兩人都失聰,並以此為傲,所以她們決定這個孩子最好也是聾人。雪倫.杜薛諾和坎蒂.麥科拉跟其他以聾啞自豪的社群成員一樣,認為耳聾是一種文化認同,不是一種需要治療的殘疾。「耳聾只是一種生活方式。」杜薛諾說,「身為聾人,我們覺得自己很完整,我們想…

找到條文就等於合法?法律依據不是這樣用的

文/黃榮堅 按照一般認知,法律是對大多數人有利的東西,例如上面所說,訂定一個交通靠右走的法律規定,大家都方便,或是民法訂定有關父母對於子女的扶養義務,讓小孩子的生存得到保障,讓後代可以繁衍。再講一個有趣的例子,例如德國長久以來的商店關門法。 德國一般商店不是你高興開門到幾點鐘就可以開門到幾點鐘,也不…

【讀者舉手】來自體制邊緣的正義使者,正代表我們心中的類似投射

文/張瑞棋原載於「Readmoo分享書」,經作者同意轉載 雖然《龍紋身的女孩》這本書屬於推理小說的範疇,但是卻很難將它歸類到既有的特定類型。 一開始男主角受託調查的懸案是以「密室殺人」的形態呈現,作者特地提供了小島全圖與島上住所位置圖,還詳列家族成員一覽表,儼然就是「古典推理」的態勢。但是,當男主角…

【果子離群索書】「調查委託只是我用來打發時間的興趣,我的正職是替人復仇。」

勞倫斯.卜洛克筆下的馬修.史卡德,偵破凶案、找出真凶之外,另一大快人心的事蹟是,對於司法可能制裁不了的壞蛋,有時和哥兒們以暴力私下擺平,給予重重一擊。 復仇私了的快慰,建立在大眾對司法體系不信任,對自身人權產生不安全感。武俠小說所以大受歡迎,有一大原因是俠客行俠仗義,代替官府教訓惡棍。《包青天》,這…

【關於《冬將軍來的夏天》】幸福不是小說的結局,而是小說的靈魂—甘耀明x李奕樵

文/李奕樵 老者的存在,不是單純的他者這麼簡單的。皺紋。體味。喪失的彈性。暗示具備優秀生殖條件的肉體訊息,對這個時代人類的魅力有多強烈,面對失去一切魅力的肉身,沮喪就有多強烈。 ◎李奕樵(以下簡稱李) 隱身小說家? 李:很榮幸,能有機會與耀明進行訪談,當然也很開心。從《神秘列車》以來,耀明一直給我一…

隱蔽的暴力.私刑的正義──Chick Noir的驚悚懸疑書單

文/犁客 無論你是不是驚悚、懸疑、恐怖或推理類型的讀者,這幾年應該都已經隱隱察覺:這類故事當中,「女性」的角色變得不大一樣了。 在這類故事裡,最簡單直接的想像,就是女性常會擔任「受害者」角色──在父權的、會出現肢體暴力的故事裡,女性常是承受暴力的一方,成為待援的目標,或者經由身體及精神受創的餘痕,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