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這人一直被視為重要的學者,他曾在高等學術機構任職,出版過超過一百本研究著作,橫跨不同領域,包括符號學、語言學、哲學、歷史、美術、文學小說等等,而且寫作風格輕鬆活潑,別的學者評論文學搬出來的是重量級經典,他硬是可以用伊恩.弗萊明的「007」系列小說為例,告訴你寫作技巧運用得當能夠達成的敘事節奏;別的學者討論神話搬出來的是各宗教典籍,結果他舉的例子是美國超級英雄漫畫的元祖角色超人。 完整文章
編譯/愛麗絲 「理想狀態下,一本書應該多長?」長期以來,這是在作者心中徘徊不去的問題之一。 如果是個熱愛閱讀的讀者,也許會認為,一本好故事不該有字數限制,但我們同樣常在生活裡聽到這樣的對白:「我應該讀這本書,但它有八百多頁,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有時間看,」或者「你必須讀這本書,裡面的角色太迷人了,而且你知道嗎,它才兩百二十頁呢!」 完整文章
文/柯琳.霍克;譯/柯清心 叢林 卡車怎麼會不見了? 我衝到加油站,看著泥土路兩邊,什麼都沒有,沒有煙塵,沒有人,零! 也許司機把我忘了?也許他需要去拿點什麼,會再回來?也許卡車被偷了,司機還在附近?我知道這些可能性都不高,但至少讓我懷抱希望──就算只有一下子。 我走到加油站另一側,發現我的黑背包躺在塵土中,我衝過去撿起來查看,裡面所有東西似乎都還原封不動。 完整文章
文/路邊攤 抱歉打擾了,我知道這樣做不符合規定,但我正在尋找一棟日據時期的醫院遺跡,如果你看過這棟建築物請告訴我,我可以用其他的廢墟點來交換情報。 浩偉輸入以上的文字訊息,並附上君涵所提供,那張拍攝於日據時期的醫院照片,一起發送出去。 但不管是在廢墟社團中認識的其他廢墟迷,或是涉足到遺跡維護後才認識的同好,都沒有人看過照片中的建築物。 完整文章
文/鄧小樺 電影是書的剩餘,只是它有著比較膨脹的形式。我喜歡許鞍華拍蕭紅的電影《黃金時代》,但在港公映期間我不能與會,票房據說不甚佳(大陸亦然),兼遇雨傘革命無人進戲院,時也命也。挾金馬獎及後來在香港電影金像獎大勝而回,臺灣公映時迴響看來不錯,蕭紅作品出版亦有聲勢,顯見關於文學及其衍生物,時間是必要的容器。書永遠有它自己的剩餘,就是這個意思。 完整文章
文字/洛伊絲.莫瑪絲特.布約德;譯/奇幻基地編輯;筆訪/愛麗絲 二十年前(或十五分鐘前;時間真的只是一個相對感覺),在我坐下來為《王城闇影》寫第一個字的時候,我對於一本書會在地理、語言和時空上有多麼大的跨度還沒有概念,因為單單是努力將把每個「下一章」給寫到底都已是十足挑戰。 當然,我也不曾想像自己竟要對遠在台灣的讀者來說明這一切,但想來緣分就是如此。 完整文章
文/愛麗絲 「一開鍋蓋我就被湧出來的蒸氣燙到了,想說阿伯你在整我嗎?」楊双子小時候正式學習的第一道料理,就是許多人避之唯恐不及的煎魚。身為隔代教養中最年長的女孩,阿嬤生病後,伯父與姑姑開始教當時才國一的她下廚,「他們都說很簡單,但我真的覺得都不簡單啊!」楊双子笑著說起當時還學了蔭瓜仔雞,「姑姑說就是把雞肉川燙、加蔭瓜仔下去一起煮」,揉蔥油餅,「我問我爸加多少水,他說你自己目測看看嘛!」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