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鄭婷尹 你能想像嗎?台灣以前也有賽馬產業,不僅如此,賽馬場後來竟被改建成學校?在日治時代,賽馬在台灣可說是全民運動,當時賽馬又被稱為「競馬」,原是流行於歐洲上流社會的社交活動,逐漸西化的日本將賽馬文化引進台灣,希望能促進馬匹繁殖與品種改良,以利國防軍事用途,也提升民眾對馬的鑑賞能力及興趣。 由北到南,賽馬熱潮席捲全台 完整文章
文/ 吳媛媛 記得有一次,我和先生的同事們聊到了不同國家的中學教育,我形容自己在臺灣的經歷:一個老師教四十位學生,教學以講課的方式為主,評量則多採取可以快速評分的選擇和填充題。一個瑞典老師聽了之後說:「你們的教育聽起來很便宜,可以替政府省不少錢。」我聽了一愣。我聽過很多描述臺灣教育的形容詞,但是「便宜」這個詞,倒還是第一次聽到。 完整文章
文/神奇海獅 面對各種炒房團,羅馬人民如何成功爭取他們的權利? 十字軍怎麼告訴我們,信仰這東西用得不好會致命,但如果用得好,就能製造奇蹟? 假新聞怎樣引爆法國大革命,甚至將瑪麗王后推上斷頭臺? 而當德國剛開始轉型正義時,反對者竟然也說「吃飽比較重要,你們就是在撕裂族群」? 哈囉!大家好!我是神奇海獅。說到歷史,很多人都曾問過我這個問題:「歷史又不會重演,幹嘛學這東西?」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我真的是,」焦元溥的表情真心不解,「很後來才發現很多人對古典樂有這樣子的刻板印象。」 寫過好幾本與古典樂相關的暢銷書、在電台主持介紹古典樂的節目、評論古典樂唱片、採訪古典樂演奏家,焦元溥很容易被想像成一個從小學習小提琴或鋼琴、閉著眼隨旋律搖頭晃腦長大的孩子,不過焦元溥自承並非如此,「小時候是學過鋼琴,不過這和在小學吹直笛一樣,總不能因為吹過直笛就說自己懂音樂了吧?」 完整文章
編譯/愛麗絲 「為什麼是白人製造出這麼多貨物,再運來這裡,為什麼我們黑人沒搞出什麼名堂?」1972 年,賈德.戴蒙於新幾內亞研究鳥類演化時,和當地政治領袖亞力的對談,促成戴蒙持續研究人類演化、歷史、語言的其他面相,並於1997年出版《槍炮、病菌與鋼鐵》,隔年該書也獲普立茲文學獎肯定。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