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越來越多人少年得志,憑藉大膽的想像力和超凡的行動力,在年紀輕輕就賺進生命中的不知道第幾桶金──看到這類新聞,一方面讓人感覺只要有創意就能夠在某個靈光一閃之後成為億萬富豪,一方面也讓人害怕:我稍縱即逝的青春眼看就一去不返,但連第一桶金的桶在哪裡都還沒看到,這樣下去,豈非魯蛇一生? 完整文章
文/大師兄 常常在想:家庭是什麼樣的東西?是法律規定你們是一家人,或是情感的認定呢?是否一家人之間會出現一條金黃色的血脈,告訴我們「我們是一家人」? 在這邊工作後,我對所謂的「家庭」越來越疑惑。 ● 某天,我們接到一個民眾打電話來說他家需要接體服務,所以我們就過去了。 完整文章
一個日本女生,靠著很會整理及收納,紅到跨國影音平台上頭開了自己的實境節目;一個人類學家,靠著專業知識,把紐約東區超有錢圈圈中的超有錢貴婦團當成觀察對象;從事一項在生死之際為人服務的工作,會有什麼體悟;把一系列作品讀到比作者自己還熟的狂粉讀者,又會從故事裡看出什麼祕密? 完整文章
文/許伊妃 這個世界上不會有任何一具「無名」屍,因為每個人都有父母、家人跟孩子,都曾有一個被記住的名字,都溫熱地在這個世上活過、存在過。 其實,這個世界上真的沒有人會想要讓自己成為一具無名屍。想想看,一個獨居老人,最後決定走上自己結束生命的這條路,是多麼孤單、多麼無助?到底是什麼原因,讓祂想要用這麼悲傷方式寫下自己人生的結尾?讓自己的歲月成為一個冰冷的故事? 完整文章
死是別人的事情,到底不是自己的。畢竟,死了就是死了,意識如關掉的電視屏幕,凝縮成線成一個白點就這樣消散。更別說形體了。死了,就成為別人的事情,活人要去送你,要想念你,那是一種安放,放好了,讓你好生再死一次。那時你才是真的死。所以最殘酷不過要別人一輩子記得,最冷漠不過忘記。這樣想,人還是冷漠一點好,有時候那是一種慈悲。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