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對自己常常很有信心──我們深知自己心靈內裡的小奸小惡,所以相信在某些情況下,我們會因為覺得事不關己、必須遵從命令,或者得要設法保命等等理由,將那些小奸小惡理所當然地表現出來,就算傷害別人也蠻不在乎。 雖然我們對這樣的自己很有信心,但卻有許多實證顯示,在那些我們認為會催化人性當中的惡念、堂而皇之表現出來的時機和場合,人類的作為並非如此。 完整文章
生活在台灣,如果你在解嚴之前接受國民教育,可能會覺得我們的國家強盛了五千年但從19世紀接到20世紀的時候一直被全世界欺負。如果你在解嚴之後接受國民教育,可能看法就會不大一樣,甚至會發現學長姊們認為的那個「我們的國家」,其實好像,呃,那個是「我們的」國家嗎?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如果你在台灣接受過黨國教育,那麼就會讀過種種將他描述為超級壞蛋、搞得民不聊生的事蹟;如果你喜歡各種神怪題材,那麼可能聽過他是混世魔王轉世、腦後像太平天國的洪秀全一樣生有反骨之類傳奇;如果你偏好軼事野史,那麼或許知道他從不刷牙只用上等好茶漱口、每晚都有不同的妙齡女郎侍寢;如果你熱愛文學藝術,那麼大概讀過他霸氣十足的詩詞,以及頗有力道的書法。 完整文章
筆訪/犁客;文字/張戎 2005年,《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英文版出版時,是英文出版圈、也是華文出版圈的大事。 彼時中國已經開始嚐到改革開放帶來的好處,從經濟市場的開放,似乎能夠預見政治環境的開放,在那個時刻,重新回頭檢視中國共產黨的創始經過、以另一種與中共黨史不同的角度敘述毛澤東生平,似乎非常合適。這本書那時在香港出版了中文版,反倒是在台灣出版時遇上一些波折。 完整文章
文/蘇曉康 紫禁城乾清門西側路北,有個養心殿,著名的「垂簾聽政」遺址。東西兩宮太后坐在皇帝(同治、光緒)後面聽政,中間設置數重紗屏隔開。據說現在還是按當年原樣布置。清朝祖制不准婦人干政,以簾子垂下隔開,表示聽政的太后不在朝廷上,照現在的說法,是「不好意思」。 完整文章
文/戚振宇(端傳媒記者) 「同意的代表請舉手。」北京,人民大會堂,两千多名十九大黨代表同時舉手。 「不同意的,請舉手。」全場肅靜。幾秒鐘後,會場不同位置的六名計票人分別高喊「沒有」、「沒有」、「沒有」…… 中共黨章修正案就此在無一人反對、無一票棄權的情況下通過,全場掌聲雷動。 這是 2017 年 10 月 24 完整文章
這個時代,年輕人喜歡的是《小時代》,誰在乎「毛時代」?但毛時代豈可不知?尤其精彩主戲「文化大革命」,其劇本之離奇、狂亂、激盪,以及諸角色遠離人性軸線的行為反應,都已超越編劇家所能編造想像的極限。 這齣人類歷史上空前、(但願是)絕後的大戲,小說家以為題材者不少,有的作為故事背景,側寫輕描,有的正面敘述,直接衝撞。廖亦武的《毛時代的愛情》即屬後者。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