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范雲 每年到了鄭南榕紀念日,我就會想起,一九八九年四月,那個作為我人生震撼教育的一天。 我和鄭南榕並不相識,他離開的那一年──一九八九年,我只是個大三的學生。由於政治意識才剛萌芽,所以沒有「大膽」到踏出校園到黨外雜誌打工,多數時間是在參加讀書會、營隊,以及校園民主活動。鄭南榕的《自由時代》雜誌,離當時的我還有點距離。即使如此,我還是隱約從社團界朋友聽到,有個 完整文章
文/吳冠緯 近年來,因各國保守勢力興起,人們對民主的信任搖搖欲墜。尤其川普主政的強人政治,更顯現出大眾對權威崇拜的一面。[1]不少議論開始回顧戰後反省威權何以興起的文獻。本文則是試圖從政治心理學的「權威性人格」切入,探討大眾何以會服膺權威。 什麼是「權威性人格」? 「權威性人格」理論[2]是在 1950 年由德國法蘭克福學派第一代學人阿多諾(Theodor W. 完整文章
上官鼎的《阿飄》不是鬼怪小說,因為阿飄是外星人,不是鬼魂。雖然外星人串連全場,並且成為書名,但《阿飄》也不盡為科幻小說,科幻只有陪襯的功能,不是小說的重點。小說以兩千多年前,漢武帝、司馬遷所處的時代開場,倏地來到二十一世紀,場景從過去到現在,卻不是穿越小說,主要故事都發生在現代。 完整文章
文/湯姆.尼可斯;譯/鄭煥昇   無知在美國是一門邪教,而且源遠流長。 反智像一道綿延不絕的線,蜿蜒貫穿著我們生活中的政治與文化面, 至於滋養著這條線的謬誤觀念,則是: 民主就等於「我再無知,也可以跟博學的你平起平坐」。 ──艾西莫夫(Isaac Asimov) 完整文章
文╱楊佳恬 十來歲的孩子,在課堂上,便已不著痕跡的被啟發了對國內和世界各地環境的想望,也奠下了關注國內時事、好奇世界發展的基礎。學校課程非常注重學子的思辨能力,聽起來像是口號的東西,卻真的落實在課堂中。 你知道奧地利的投票年齡嗎? 二十歲?十九歲?十八歲?十七歲? 公布答案:十六歲。 下修投票年齡帶來的社會改變 完整文章
文╱張育軒,自由撰稿人,長期關注中東 當士兵對著和平抗議、唱歌、跳舞的示威群眾開槍時,2011年爆發的阿拉伯之春就逐漸變了調。幾個月後,象徵著這場變革的,不再是揮舞旗幟的平民百姓,而是手持步槍的聖戰士。從突尼西亞延燒到利比亞、埃及再到幾乎整個阿拉伯世界的「阿拉伯之春」,除了最初的突尼西亞成功擺脫數十年的專制統治,轉型成為民主政體以外,其他不是陷入內戰,就是退回原本的專制。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