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馬修.戴斯蒙 我們家的經濟狀況並不寬裕,有時候瓦斯會被切掉,母親就會在燒柴的爐子上弄晚餐。對於如何持家她心裡有數。雖然她跟父親都沒有能力幫忙出錢,但她還是希望我們可以念到大學。我父親會以他的方式,讓我們把這點牢記在心。每當我們開車經過一排彎著腰在烈日下揮汗做著「爛」工作的人,父親就會轉頭問我們,「你們會想一輩子那樣嗎?」 「不想。」 「那就要讀大學。」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