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不要太有潔癖 在城邦的第一年,剛搬完家沒兩個月,就碰上了台北國際書展。我們要在最短的時間內打出集團剛剛成立的氣勢。展前會上每個行銷企畫都不曉得還能做什麼,除了推書、做大看板、放作者大照片、打多一點折扣,出版社還能有什麼偉大的招數嗎? 有人眉頭一皺,計上心來,說:我們開一輛車進去,買書就抽獎,最大獎城邦大獎送汽車一輛。 完整文章
幸福是什麼?幸福是能做自己想做的事。因此對喜愛閱讀的人來說,能經常一書在手,就是幸福。 這樣說來,我是幸運兒,沒有任何事務在任何時間阻礙我閱讀。即使在職場,因為只幹過出版與教書兩種營生工作,幸都不離書籍。真要與書小別,只有當兵時期。但也不是完全隔離,仍然得以間歇閱讀。 完整文章
文/謝錦桂毓 人被逼時能跳得多高呢?據說梁山高海拔一百九十七點九公尺,而原來的山名叫「良山」,那麼,林冲被「逼上梁(良)山」的意義是不是很值得深思呢?我們看書時為英雄喝采,也為英雄的遭遇而心痛感嘆。故事是現實的映照,照出人情冷暖、世態炎涼,以及在人的世界裡永遠都無法越過的鴻溝,這就是文本的魅力所在。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