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小說開頭太重要,有的開不好,悶,讀幾頁便放棄了,有的吸引你一路讀下去,欲罷不能。恒川光太郎《金色大人》,一開始便讓我好奇,想知道然後呢?然後,一部厚厚的小說便讀完了。 喜歡《金色大人》的開頭,是因為牽涉到安樂死的話題。不是現在我們提到的安樂死,而是真正的安樂的死亡──既安且樂,在祥和夢境般的情境中離開世間。若真能如此好死,死亡或許不會那麼令人生畏恐懼吧。 完整文章
電子書將閱讀帶入更多日常情境裡,而mooPub自助上架服務,則讓「創作」與「出版」的距離縮短,使作者有更多機會直接接觸潛在讀者。 mooPub使用者或許是離讀者最近的一群創作者。 創作並不是全然關起門來閉門造車,有時是在與讀者交流後,激盪出截然不同的作品靈感。 對讀者而言,除了閱讀作品,肯定也對許多故事外的事實感到好奇: 在忙碌的生活裡,作者是如何利用時間閱讀的呢? 完整文章
文/畢飛宇 我沒有能力談大的問題,今天只想和老師、同學們交流一點小事,那就是走路。大家都會走路,可以說,走路是日常生活裡最常見的一個動態。那我們就來看一看,這個最常見的動態在小說的內部是如何被描述的,它是如何被用來塑造人物並呈現小說邏輯的。為了把事情說清楚,我今天特地選擇了我們最為熟悉的作品,一個是《水滸》的局部,一個是《紅樓夢》的局部,我們就聯繫這兩部作品來談。 完整文章
晚近最令人矚目的詮釋學大師呂格爾,融會了各種人文學科的專長哲學、文學、精神分析、語言學、人類學,他所開出的方法論詮釋學,有別於迦達默爾的沒有方法的詮釋學。尤其是,他所提出的敘述詮釋學,更是大開詮釋學運用的大門,各門學科紛紛沿用,比如心理學、醫學、文學、社會學、宗教學、教育學等各門學科,無不在敘述詮釋學的推廣運用上,得到無限的啟發和受益! 完整文章
在華人文化的信念裡,讀書人十年寒窗,一旦中得科舉,出任朝廷,便思一心報效國家,服務社會,造福人群。所謂「仕不可不弘毅,任重而道遠。仁以為己任,不亦重呼?死而後已,不亦遠乎?」 質言之,古代儒者均乃以天下為己任,內心懷抱的胸襟,乃是為國為民;絕不以自己的榮華富貴為努力的目標。換言之,張載的名言「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乃是儒者應有的本懷與抱負! 完整文章
文/陳衛平 明朝的讀書人,寫文章都得小心翼翼的, 不過,他們不是擔心被人譏笑,而是擔心被殺頭。 許多小朋友一聽到作文,就愁眉苦臉。 明朝的讀書人一提起作文,也會愁眉苦臉,因為他們要寫一篇文章,或寫一首詩,或在柱子上、匾額上題幾個字,都得提心弔膽,原因是,他們很怕寫得不對會被殺頭。 朱元璋是個疑心病很重的皇帝,只要他認為是罵他的文章,譏諷他的字句,一律不准寫,誰寫就殺誰的頭。 完整文章
臉書上看到臉友發了一則他國小女兒的「智慧存款簿」(也就是閱讀紀錄表)照片,他提到幾個女兒填寫時的困難,最後發了一句感嘆: 我總覺得表格化的清單紀錄,不免隱藏某種「重數量不重質」的態度。 看到這則短文我忽然明白這幾年來,儘管教育部花費龐大的力氣、資源,在全國小學推動深根閱讀計畫,每年勞師動眾,但台灣的國民閱讀率卻始終每況愈下的原因了。 完整文章
撰文/吳瑞菁 攝影/張家禎 台股網通廠資優生:神準科技(3558)董事長蔡文河雖已年逾 5 旬,但戴著老花眼鏡仍要透過閱讀精進自己。蔡文河的親和力,公司同仁都知道,他與同仁之間的溝通可謂零距離,員工甚至會到董事長辦公室,無壓力的於書架上借閱任何一本感興趣的書籍。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