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南錫 定義 認為自己的意見屬於少數意見,害怕被多數給予負面評價或孤立,因此乾脆不陳述意見的傾向。相反地,如果認為自己的意見與多數意見吻合,就會積極提出。 沉默螺旋概念最初由德國的政治學家諾艾爾—諾依曼(Elisabeth 完整文章
文/阿巴斯‧基阿魯斯達米 你不在時, 我和自己在一起。 我們談話 如此容易在一切方面 達成共識。 ● 你不在時 我和你 談話, 你在時 我和自己。 ● 從我的孤獨 我尋求分享更大 份額的你。 ● 你不在時, 白天和黑夜 是分秒不差二十四小時。 你在時, 有時少些 有時多些。 ● 快遞 給我送來 一封充滿仇恨的信。 ● 猶豫, 我站在十字路口。 我唯一知道的路 是回頭路。 ● 讓我們不談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我對人生和寫作都沒什麼規劃;」陳昭如說,「不過就是會遇上很好的採訪主題。」 陳昭如大學時在學校編校刊,一直覺得自己是個文學少女,「我主修人類學,田野調查做的是泰雅族的宗教變遷,但對政治和社會議題不算敏感,」陳昭如回憶,「直到『520事件』。」 完整文章
文/慕顏歌 與其明哲保身,不如立場鮮明 問題在於,我們混淆了明哲保身和懦弱的界限。 我常在想,我們生活在一個由人構成的群體環境,不得不將精力用來處理人際關係的問題。本來溝通是為了消除隔閡,增進瞭解,透過配合彌補單一力量的缺陷,最大限度地發揮力量。 完整文章
文╱陳昭如 那是入冬以來罕見的晴天,午後陽光正熾,我們就著暖暖的草皮席地而坐。我說,南部好熱喔,不像臺北,冬天總是又溼又潮,討厭死了。 「是喔,」她說,小小的臉尖尖的,嘴唇抿成一條線,看起來有點嚴肅。 我小心翼翼地開始探問,斟酌著每個問題,深怕一個不經意的眼神,一個不恰當的用語,明明是善意,卻造成她沉重的負擔。聽障的她被性侵多次,那是個哀傷到了極點的故事。[1] 完整文章
編譯/陳慧敏 英國搖滾樂手大衛鮑伊離開地球兩年,他的兒子鄧肯瓊斯(Duncan Jones)透過推特邀請歌迷,每月讀一本大衛鮑伊喜愛的書,用閱讀馬拉松,懷念這位傳奇樂手。 2018年1月8日是大衛鮑伊的71歲冥誕,也是他辭世兩年又兩天的日子,紀念大衛鮑伊的報導和活動不斷,其中,HBO製作了《大衛鮑伊:最後五年》紀錄片,紀錄他製作《The Next 完整文章
文/宋尚緯 〈再也沒有辦法了〉 再也記不起了,關於那些 有著低沉回音迴盪的夢境 以為每一個人都能勇敢的去愛 但再也沒有辦法了 像是過熱的喧囂突而歸於平靜 你說你再也沒有勇氣了 我們像遠方的雲一般飄散 我也沒有了,也沒有勇氣了 我總不忍向你提起 總有人在密室敲鐘 與隔牆的人談論天氣 聽到雷聲便假借神的名義 他們知道已經沒有辦法了 沒有神會出現將他們的影子一片片地剝下 他們無所畏懼 完整文章
文/阿爾貝托.安傑拉 我在十二歲以前只是個普通的小男孩——可能比其他人害羞一些,也不喜歡跟人打鬧,不過還算得上快樂又健康。 在一九八八年的一月某日,我放學回家,抱怨喉嚨痛,從此再也沒有回學校上課。那天之後的幾個禮拜、幾個月,我停止進食,每天狂睡,抱怨走路時有多痛苦。被我放棄的肉體越來越虛弱,思維也是:先是忘記發生不久的事情,再來是替盆栽澆水這種例行公事,最後連親友的臉龐也記不得了。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