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益思科技法律事務所賴文智律師 或許不少讀者對於谷阿莫被告侵害著作權的新聞事件還蠻關注的,坦白說,個人認為谷阿莫在做的事情,比較像是以自己詼諧的角度,利用剪輯電影或影集部分畫面製作摘要。從第52條合理引用的規定來看,比較不是第52條所稱「引用」的行為,而要回到著作權法第65條第2項「其他合理使用」的情形,依據該項所定4款基準等進行綜合判斷。 完整文章
文/邱顯智 如果不喜歡人的話,他就甚麼也無法了解 ──德國聯邦最高法院法官Thomas Fischer 冤獄平反協會譯介的新書《法官的被害人:德國冤案事件簿》作者是《明鏡周刊》記者Thomas Darnstaedt,本身也是一位法學博士,書中提及多起德國近年來著名的冤錯案,讓人驚呼:德國不是法治先進國家嗎?怎麼會有這麼多離譜的冤錯案呢? 完整文章
文/勞勃.弗格森 在美國,最不負責任的懲罰者就是州與聯邦的立法者。這是很嚴厲的指控,但犯罪學者未如其往常那樣詳細解釋,就支持此種指控。他們發現,「刑法,至少就立法者訂定的刑法來說,根本未堅守任何的規範理論,只有一點,越重越好。」 完整文章
文/賴芳玉 2014 年,在淡水某個咖啡店,一個意味著優閒、運動的小確幸地點,在老夫婦及看似手無縛雞之力的女店長間,竟發生一件超乎眾人想像的兇殺事件。 這則社會矚目案件的判決書,其中有一段記載:「我只希望要離開,我不懂,也許審判長無法理解女孩子的心情(原審卷)」。 女店長辯解殺人動機是為了離開與死者不倫關係的自由,而且犯罪情節是一場「計中計」,但這番辯解,並未被司法接受。 完整文章
文/黃祺浩 「台灣除了江國慶、蘇建和的冤案,還有其他冤案嗎?」,冤獄平反協會執行長羅士翔律師在台上問著大家。這問題不禁讓人思考,難道台灣有很多冤案嗎?而羅士翔的問題,又似在詢問我們:「難道台灣沒有其他冤案嗎?」 由 Dakuo 讀書會在 2015 年 3 月舉行的「人權與冤獄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