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文裕皙 聽見能將《漢摩拉比小姐》介紹給台灣讀者的消息,我非常開心。台灣和韓國都是屬於儒教文化圈的國家,因此在《漢摩拉比小姐》提及關於對女性的差別待遇、父母對子女的過度期待、僵化的集團主義文化、人情主義等引起社會的批判聲浪,想必不是只存在韓國的問題。在此,也向讓台灣讀者有機會一起思考這些問題的大田出版,致上深深謝意。 完整文章
文/丹尼爾.克羅斯比;譯/陳重亨 之前我們說過,你的身體有兩個主要作用:求生和繁殖。而要做到這兩件事,就要維持生理平衡。我們身體的恆定溫度是華氏九十八.六度(即攝氏三十七度)。如果體溫過低,身體會自動把血液從四肢輸送回軀幹。要是體溫太高,就會排汗以進行冷卻。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您的故事裡提到律師想要解除與當事人的委任關係,但法官不准;」邱顯智問,「法官可以這麼做嗎?」 邱顯智是國內知名人權律師,他說自己會成為走上這條路,是因為讀了張娟芬的《無彩青春》,「這本書寫蘇建和案,提到羅秉成律師,我讀的時候真的覺得,哇,我好仰慕這樣的人。」 完整文章
文/文裕皙;譯/王品涵 恰如熊爸爸與小熊般,兩名女兒一下攀著原告用力的雙臂,乘著風車似的團團轉,一下在整間房內跑來跑去玩鬼抓人。哈哈哈、哈哈哈,七歲與九歲的兩名女兒笑得上氣不接下氣。    「看來被告說孩子們很怕爸爸的主張與事實不符。」    「是的,法官。爸爸和孩子們的關係看起來沒什麼問題。」    完整文章
文/新井一二三 【告知 こくち】 「告知」的語感跟「宣判」極其相似。所以,被醫生「告知」了,就很難不埋怨大夫的殘酷,雖然他只是履行例行公事,說出事實罷了。 用當代日語,說「告知」一般只會有一種內容:癌症。如果有人說「我父親被醫生告知了」,老先生得的肯定是癌症,而且很可能是末期的。 完整文章
文/李茂生 一九九五年,徐自強因涉嫌與其餘三名共犯共同擄人撕票而被起訴。此案嫌疑人之一黃銘泉,逃亡後死於泰國,其餘二人陳憶隆、黃春棋均被快速判處死刑定讞。徐自強本來逃亡在外,於其他被告一審被判死刑後,一九九六年由律師陪同投案。往後長達二十年間,徐自強一直堅持自己無罪,直到二○一六年十月,終於等到了最高法院駁回高檢署的上訴,無罪定讞。 完整文章
文/達米恩.艾寇斯 有天早上,我起床弄了一大碗水果甜甜圈燕麥片當早餐,山姆鳥這牌子的燕麥片還真好吃。我一邊開心嚼著燕麥片,心想牛奶很快就會變成粉紅色了,一邊轉著電視頻道。水果甜甜圈燕麥片配卡通最棒了,但那天沒有卡通。所有頻道都在播放同一則最新消息:三名小孩在前一天遇害了。報導內容都一樣:三名八歲男童的屍體被人毀傷,棄置在附近的樹林。全世界的記者好像都趕到西曼菲斯來了。 完整文章
文/益思科技法律事務所賴文智律師 或許不少讀者對於谷阿莫被告侵害著作權的新聞事件還蠻關注的,坦白說,個人認為谷阿莫在做的事情,比較像是以自己詼諧的角度,利用剪輯電影或影集部分畫面製作摘要。從第52條合理引用的規定來看,比較不是第52條所稱「引用」的行為,而要回到著作權法第65條第2項「其他合理使用」的情形,依據該項所定4款基準等進行綜合判斷。 完整文章
文/邱顯智 如果不喜歡人的話,他就甚麼也無法了解 ──德國聯邦最高法院法官Thomas Fischer 冤獄平反協會譯介的新書《法官的被害人:德國冤案事件簿》作者是《明鏡周刊》記者Thomas Darnstaedt,本身也是一位法學博士,書中提及多起德國近年來著名的冤錯案,讓人驚呼:德國不是法治先進國家嗎?怎麼會有這麼多離譜的冤錯案呢?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