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到部落拜訪那天的最後,高英傑老師帶我們回到他達邦的老家,有個老太太在黃昏的天色裡迎接我們,就是部落裡路燈的燈光,不怎麼亮。高英傑老師指著她,說,『這個是我姊姊,以前也在唱歌。』」熊儒賢眼中浮現懷念的神采,「我不知怎麼突然想到,『妳是派娜娜!』她說,『是,我是。』」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流行」不是「時尚」,而是更淺薄的、表面化的、廉價版本的時尚模仿──淺薄表面化才好懂好推廣好被大眾接受,廉價才方便普及透過市場將相關印象鋪天蓋地地覆上每個人的眼睛。 上頭這段的「時尚」可以替換成任何精緻細膩有內涵的名詞,大抵不會有什麼不對。這是「流行」的優勢,也是它的缺陷,容易普及,但不易持久。 反過來說,如果「流行文化」裡有某個東西持續存在很久,那這東西背後一定有什麼古怪。 完整文章
《BJ 單身日記》裡一個有名的哏。芮妮‧齊薇格飾演的角色,愛情來了,正要愛愛的時候,脫下來,一件大號「阿嬤內褲」……。 男性網友討論這類話題,有人用「瞬間冷掉」形容當下感覺。而女性當事人之冏,更可想見。某內褲廣告甚至以此鏡頭為例,大加發揮,掰說台灣生育率全球最低,真正原因是「台灣有 5~6 成女性習慣穿著傳統型阿嬤大內褲。」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我一直認為,『評論』不是對作品的最終審判,而是評論者提供給電影工作者及觀眾的一家之言。」藍祖蔚如此看待自己多年來的影評工作,「評論有時會像瞎子摸象,有的人摸到的像一條蛇,有的人摸到的像一道牆,但比較好的評論者會盡量從不同角度解讀作品,如此一來,他摸到的象,也就會更趨近於完整的面貌。」 藏經閣之必要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