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喬.莫蘭;譯/呂玉嬋 我想討論的遠遠不只是膽怯或恐懼而已,害羞也算得上是某種社交失聰──聽不清非語言暗示,感覺抓不到維持住公共生活的那條隱形線。就好像是赴宴遲到了,而別人已經差不多三杯啤酒下肚,彷彿進入一種被施了魔法的狀態,可以暢談某些事先約定好的話題。 完整文章
文/李相僖、尹信榮;譯/陳建安 所有動物都愛吃肉。肉食動物當然只能吃肉,但驚人的是,草食動物和雜食動物也會攝取動物性脂肪和蛋白質。人類也是愛吃肉的動物,只是要讓身體能消化大量的肉,在演化上需要克服許多困難。 人類本來就不適合吃太多肉? 1974 年,科學家在東非肯亞知名的古畢佛拉(Koobi Fora)遺跡中,發現一塊怪異的直立人(Homo erectus)化石,命名為「KNM-ER 完整文章
養貓的人常會自認「貓奴」,但養其他動物的比較不會聽到這樣的說法,人類的自我本位思考,一直認為是自己馴化了犬、馬等動物為自己工作。事實上,人類不但馴化動物,也馴化植物,許多目前視為日常的糧食作物和水果,其實原來都不是這樣子的。馴化的歷史漫長複雜,牽連甚廣,不過目前也有學者提出新的看法:不是人類馴化了動植物,而是這些動植物馴化了人類──這是怎麼回事? 完整文章
文/謝伯讓 關於自由意志的討論很多。從科學的角度來看,有許多論證、現象以及實驗結果,似乎都支持「人沒有自由意志」。 (見參考文章1,2,3,4) 今天要和大家討論的,不是人到底有沒有自由意志,而是要直接假設「人沒有自由意志」,然後探討可能會產生的後續問題。而這其中最容易想到的一個問題就是: 如果沒有自由意志,那還需要法律和懲罰嗎? 完整文章
文/塔莎.歐里希;譯/錢基蓮 想像你被找去參加一項消費者喜好的研究測試,在到達實驗室後,得知是要針對男性體香劑提供意見。研究員,姑且稱他為羅森博士吧,他把你帶到一張上面放了各種品牌體香劑的桌子旁,鄭重宣布今天你要根據像是顏色和氣味等若干因素評估每一個商品。羅森博士結束說明之後便離開房間。 完整文章
身為政治動物,「認同」對人類有魔法效果。當人認為自己屬於特定群體,他會以自己身為其一員而自豪、以不同方式對待自己人和外人、願意為了群體犧牲自己的福祉。 道德心理學家海德特(Jonathan Haidt)認為這種傾向有演化上的基礎。遠古時候,人類的存活有賴群聚合作,而群聚合作需要穩定聯盟。要維持聯盟的穩定,人需要敏銳辨認敵我線索,區分自己人、敵人和背叛者,並以不同情緒態度面對他們。[1]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