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那時我的確覺得不該貿然開放,但又覺得有些朋友的說法有點過頭,」張渝歌說,「我開始想:事情一定要非此即彼嗎?不能走一個只有台灣有的路線嗎?」 先前發表過《只剩一抹光的城市》及《詭辯》兩部長篇的張渝歌,一直被讀者視為推理作家,不過在2018發表的《荒聞》裡,他做了新的嘗試。 完整文章
非傳統故事型態的繪本,這幾年在國外的兒童及青少年出版型態裡,有越來越多精彩的作品,如果要用關鍵字找,建議可以nonfiction picture book,就可以找到滿滿的「知識性繪本」。 其實知識性繪本這個說法是台灣出版人的說法,為了區隔故事性較強的繪本,也是為了吸引家長或是教師在為孩子選書時的目光,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台灣成人多數都很希望自已家裡或是班上的小孩滿腹經綸? 完整文章
文/伊格言 小編碎碎念:什麼台北漂流,這簡直是伊格言自傳! 英國研究顯示,台灣大一新生入學時為單身者,迄大二開學止,一年之間,將有52%成功結交過異性或同性伴侶。而若以上述之異性戀情侶為統計母體,則男性台北人(戶籍設於北市或新北市,即大台北地區)搭配女性非台北人(戶籍非設於大台北地區)之機率為45%,遠高於男性非台北人搭配女性台北人之機率(15%)。換言之,「北男南女配」之機率為相反配對之三倍。完整文章
文/何宛芳 「閱讀讓我開始覺得世界很大……如果可以讓小孩比我更早知道,就更好了。」集外科醫師、作家及母親身份的白映俞,如此說道。對她而言,書就是一扇多元廣闊的窗,透過它,我們可以瞭解歷史、理解差異……;而更重要的是,她希望讓孩子「牛寶寶」可藉此認識世界的過去、現在,也才能真正體會,原來我們手中握有的這一切,全都不是理所當然;人生在世,需求遠比我們想像更簡單。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