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1939年底,耶誕節之前,綽號「大忙人」、開漫畫公司的艾弗瑞特.阿諾(Everett M. “Busy” Arnold)找漫畫家威爾.埃斯納(Will Eisner)吃午飯;阿諾告訴埃斯納,報紙想在週日版刊載漫畫,屬意由埃斯納承接這個工作。 埃斯納有點猶豫,因為埃斯納幾年前與好友傑瑞.伊格(Jerry 完整文章
圖/文:行遍天下 找了半天才推開的飲料販賣機入口,一進門彷彿掉進了漫畫的異次元空間,交錯的黑白線條頓時有點分不清哪個是真的桌子、哪一面是牆。 高中時一個半玩笑話的約定,讓4位年僅20多歲的創辦人們畫起了夢想的草圖,因緣際會下認識了「2D 完整文章
文/愛麗絲 「一開鍋蓋我就被湧出來的蒸氣燙到了,想說阿伯你在整我嗎?」楊双子小時候正式學習的第一道料理,就是許多人避之唯恐不及的煎魚。身為隔代教養中最年長的女孩,阿嬤生病後,伯父與姑姑開始教當時才國一的她下廚,「他們都說很簡單,但我真的覺得都不簡單啊!」楊双子笑著說起當時還學了蔭瓜仔雞,「姑姑說就是把雞肉川燙、加蔭瓜仔下去一起煮」,揉蔥油餅,「我問我爸加多少水,他說你自己目測看看嘛!」 完整文章
減少出門正是看劇看漫畫的好時機。日本影集的編劇很厲害,寫戀愛戲絕對不只有相遇相戀誤會吵架又和好這類橋段;日本漫畫的編劇很厲害,不但雜學廣博,而且還得明白文化市場活生生血淋淋不管內容好不好最終都得看銷售好不好的殘酷現實。而這些編劇來寫小說,也全都很厲害。 完整文章
文/犁客 上個世紀有段時間,大家都讀武俠小說,早一點開始的可能從柳殘陽、還珠樓主開始,比較晚的至少也會趕上最有名的金庸、古龍,香港和台灣的觀眾天天守在電視前看小說改編的武俠連續劇,充滿動作畫面成為台灣讀者對香港漫畫的最初印象之一。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手塚家的孩子1928年出生那天,也是明治天皇生日──雖然中間隔了七十幾年,但因這個巧合,手塚家的孩子,被取名為「治」。 手塚家的孩子小學快畢業時,第二次世界大戰開打;他親眼見過戰爭的殘酷,不過還算是平平安安地度過了那段時間,而且在學的成績還不錯,二戰結束那年,他考進大阪大學附設醫學部。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