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化學元素的類別有氣體、金屬、非金屬和土質。 它們各有特性和週期性。 猶太裔的李維出生成長於義大利杜林,取得化學博士學位,在二戰期間德國佔領時加入地下反抗游擊隊,遭到逮捕後被關進惡名昭彰的「地獄」——奧茲維茲集中營。 做為同批死囚八百多人中倖存者的二十多人之一,李維噩夢連連。 完整文章
文/犁客 你對歷史不見得有興趣,但很可能在不經意間接觸過和第二次世界大戰有關的書。 這些書有的是好讀也好看(但可能讀完會覺得心痛)的虛構故事,例如《偷書賊》、《穿條紋衣的男孩》(或者你也讀過牽連更遠一點的《希特勒回來了》,這已經超越心痛,到「惡搞」那邊去了),有的是戲劇張力十足的真實故事,例如被諾蘭拍成電影的《敦克爾克大撤退》。 完整文章
文/新井一二三 我的母語是日語。我對它感情複雜,正如對母國,正如對母親。幸虧,中文和英文幫我逃出了日語的桎梏。 世上有很多人曾被剝奪過母語,那肯定是特別痛苦的經驗。他們對於母語曾被剝奪,因而加倍愛惜。他們的苦難和我的桎梏,其實來自同一個源頭:在百獸之中,只有人類擁有語言,而只要是人類,都有能力學習語言。因此,語言才會成為統治者的工具,在帝國之內,在家庭之內。 完整文章
文/英兒.杜肯 在地鐵中,一個矮小結實的男人從他的座位站了起來。 「我請您立刻坐下!」他中氣十足,大聲地說,左手指著他讓給我的座位。大部份其他的乘客則假裝什麼也沒有聽見。這班地鐵擠滿了人,就像每個早晨上班前的時刻那般。我只是許多必須站著的人當中的其中一位。當然,要不是我在那天早晨第一次戴上「猶太星」,那麼,這個男人肯定不會讓位給我。 完整文章
文/凌淑芬、張容兒 您暌違三年的新作《遺落之子》突破浪漫愛情小說的主題,融合了奇幻、冒險、懸疑等多重元素,讀者們都相當期待。請問您是從何時開始構思這部作品的?是什麼樣的契機推動您嘗試這次的跨界創作? 我從小就是一個很喜歡幻想的小孩,走在路上腦子裡總是有故事在發生,而我看到的任何景象都有可能成為故事的一部份。只是當時的我並沒有想到,有一天我會成為一個說故事的人。 完整文章
前陣子,新竹某高中在校慶活動中,某班級的導師與全體學生,扮演希特勒與納粹黨衛軍,在臉書照片流出後,引發軒然大波。不但以色列、德國駐台單位發文表達遺憾,總統府也要求教育部追究校方責任,補助款遭刪減,校長道歉並引咎辭職。最後,連教育部長也為此鞠躬道歉。 然而,為什麼扮演納粹這件事,會引發輿論如此強烈的批評? 完整文章
文/辛波絲卡 譯/林蔚昀 某些人逃離另一些人。 在太陽或雲朵下的 某個國家。 他們把某些屬於自己的一切 留在身後,播了種的田野,某些雞和狗, 還有鏡子,以及鏡子裡映照出的火光。 他們背上背著水壺和包袱, 一開始的時候越空,之後每天就會越來越重。 在寂靜中某個人因為疲倦倒下, 在喧囂中某個人的麵包被奪走, 某個人試圖搖醒他死去的孩子。 在他們面前總是有一條錯誤的路, 總是有一座不對的橋 完整文章